顶点小说 > 我总是被谋杀 > 第055章 冷案

第055章 冷案

 热门推荐:
    陈默言记住了这个名字,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法人为陈泽。

    想了想,陈默言把这个名字发送给了未来的钟宁。

    “陈泽,帮我查一下这个人在未来是什么样?”

    【哦。】

    陈默言翻了翻手机,把自己在古堡酒店拍的那些照片配上文字,发送给了未来的钟宁。

    图片上的文字,无非就是“小葵,你要乖,听妈妈的话”,“爸爸在外面治腿”,“等过段时间,爸爸就活蹦乱跳的回去看你,背着你玩”。

    陈默言目前能做也只有这么多,也不能发视频,语音也不可以。

    犹豫了一下,陈默言默默拆掉了脑袋上的纱布,本来伤口也不大,如果晚发现一会,可能自己就好了。

    找了合适的角度,拍了一张动图。

    随后,发送给未来的钟宁,但紧接着陈默言就收到了一条发送失败的消息。

    “发送失败,图片大于2。”

    陈默言将图片压缩成功后,才发送成功。

    紧接着,陈默言有发送了一条消息,“把我被谋杀的相关的视频,转化成动图发送给我,大小控制在2以内。”

    【好的,我尽快。另外,谢谢你的照片,亲一口老公。】

    “别乱洒狗粮,加入让现在的看到了,多不好”

    放下手机,陈默言抬头看向了郑国维,郑国维一脸惊讶的看着陈默言,“咱俩不是在讨论案情呢吗,说着说着,你怎么就自拍上了呢?”

    陈默言尴尬一笑,摸了摸后脑勺,“工作需要……工作需要……”

    “我整理了一些案件的档案,你有时间学习学习,对你破案和写小说都有帮助,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不能完全照搬案件;而且案件不能形成完整的闭环。我曾经见到过有人用冰制作的匕首杀人,他就是模仿小说情节。”

    陈默言嘿嘿一笑,“我知道。”

    “另外,我还找到一个有些案子,你看看。”

    陈默言打开了档案,上面写着

    报案人陈默言。

    在378路公交车丢失手机一部,三天后,公交车司机在车座下方发现手机一部,经确认为,报案人陈默言所有。

    时间2018年9月22日。

    “我当时手机真丢了。”陈默言说道。

    那阵他刚毕业,攒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一部手机,手机卡还没放里面呢,就被偷了!

    幸好,司机时一个好人,把手机送到了派出所。

    但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其中还真是有不少疑点。

    第一,那天正好是苹果8发售的日子,旁边一个女生拿着男朋友刚刚给他买的苹果8,小偷不去偷,专偷自己的2000块钱的安卓机?

    第二,手机肯定不会掉车座下面。

    第三,归还手机的司机,也有些蹊跷。

    想了想,陈默言随即的问道“郑队,怎么没有司机的姓名?”

    “这我怎么知道?这事是民警处理的,要不我帮你去查查。”郑国维试着问道。

    “也行。”

    郑国维眉头微微一皱,“我就是顺嘴一说,你还真当真了,得,我让小赵帮你查查去。”

    说道这里,拿起电话,给小赵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小赵走了进来,对着郑国维说道“郑队,我查了,那个司机在归还的手机的时候,只说找到了一部手机,问他的姓名,他说他叫红领巾”

    郑国维无奈的撇了撇嘴,扭头对着陈默言说道“听到了吧,人家做好事不留姓名。行了,小赵,你去忙吧。”

    但是小赵并没有离开意思,“郑队,我有查了一下当时的公交车司机,并监控视频中,归还手机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郑国维眉毛一挑,满脸的疑惑。

    陈默言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但是关系到自己手机的事情,他也不希望郑国维继续的调查下去,随后笑了起来,“看看,赵哥的办事效率,当上队长早晚的事。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就是好奇。”

    郑国维也是微微一笑,对着小赵说“忙去吧,赵队!”

    小赵摸了摸头,笑着离开。

    郑国维随后看向陈默言,“趁着我现在没什么事,你先把案件大概浏览一遍,有什么不懂就赶紧问,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去了。”

    陈默言点了点头,翻开其中一个卷宗。

    是一桩十年前的冷案。

    村民在水渠中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尸体惨白,胀的像个气球一般,还散发出恶臭。

    根据法医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一周前,颈部的伤口并不是很整齐。

    但是警方无法确认死者的身份,但是村内并没失踪人口,死者可能为外地人。

    但是根据,村内居民口供,这几天并没有见到陌生人或者是车辆。

    查不到死者的身份,也就查不到她的社会关系,调查一段时间,毫无进展,此案也就不了了之。

    在卷宗的后面,还有当时留下的照片。

    陈默言神色凝重的盯着卷宗,一言不发。

    郑国维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这个案子,若是放到现在,兴许几天就能给破了。”

    陈默言连忙抬起头,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零八年,网络没那么发达,确定死者信息太难。”

    陈默言回想了一下,零九年那会,他的手机qq还是网页版的呢……

    “哎,回不去了……当年30的流量能用一个月现在也就一分钟吧。”说完这句话,陈默言愣了几秒钟的功夫,随后继续翻看起卷宗后面照片。

    水渠内很脏,可以看到水面上漂浮着许多的垃圾。

    另外一张照片,则是尸体的远景照片,可以看到部分房屋的样子。

    陈默言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他们这个村子,挺穷啊!”

    “可不,贼穷。”

    陈默言合上了卷宗,缓缓的说道,“那这个案子,应该和拐卖妇女有关,整个村子集体作伪证……那个我先回家了,有急事。”

    郑国维微微一怔,“你有什么急事?我正听你分析案情呢?我觉得有些靠谱。”

    陈默言将其卷宗收拾了起来,把刚刚看过的那个留了下来,准备离开。

    郑国维叫住了陈默言,“喂,你的案子……”

    陈默言头也不回,回了郑国维一句“是你的案子!”

    走出刑警队门口,陈默言立刻给未来的钟宁发了一条微信,“你和我说说,十年后,也就是你现在这个时候,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

    陈默言感觉自己一直在自己被谋杀的案件中,始终没有突破,是因为自己对那个时代并不了解。

    或许在案件之中,出现一些高科技产品。

    如果能了解那个时代的科技水平,或许案件能有所突破。

    等了一会,钟宁并没有回复自己。

    陈默言收回了手机,准备坐公交回家,好好琢磨琢磨这个问题。

    就在此时,陈默言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您尾号9527账户完成交易人民币10000000元,余额10003989元。

    陈默言顿时一惊,自己期盼的巨款终于到账了。

    有时间去看看办公地点,准备把李云歌拉拢进来。

    根据自己目前的情况,还坐什么公交,打车回家!

    得意忘形的陈默言结果悲剧了,打车直接回到自己原来的住处,都走到房门前,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搬家了。

    重新坐车回到杜荣瑞家。

    杜荣瑞和徐静正坐在客厅,在杜荣瑞面前放着一个笔记本。

    “老师!”

    杜荣瑞见陈默言回来,嘴角出现一丝的笑意,随后缓缓的说道“听说你又破了一个案子?”

    陈默言点了点头,把卷宗放回了自己的房间,又重新回到客厅,做到了杜荣瑞的旁边,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的茶几上,靠在沙发上,看着杜荣瑞指导徐静。

    杜荣瑞不是在笔记本上写一段话,然后让徐静看。

    而且,杜荣退还不时的说几个字,让徐静根据杜荣瑞的嘴唇动态,推断出发音。

    这是在教唇语呢啊!

    陈默言也来了兴趣,在一旁偷学。

    不多时,杜荣便把手机递给了徐静,手机中播放一段视频,让徐静自行练习。

    杜荣瑞随后看向了陈默言,随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说道“去我的房间,我和你说点事情。”

    陈默言有些疑惑,显然他要说很重要的事情,连失聪的徐静都要防备一下。

    来到杜荣瑞的房间,杜荣退把房门关上,随后对着陈默言说道“你对你父亲都有哪些记忆。”

    陈默言微微一愣,怎么突然讨论起自己的父亲了?

    稍微回想片刻,随后缓缓的说道“基本没什么印象了,我对他的印象只剩下一张照片。”

    杜荣瑞点了点头,随后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来“你看看这个。”

    “中间的是我爸,右边是你?左边是局长?”陈默言满脸震惊,没想到父亲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身份,“我爸也是警察?”

    杜荣瑞摇了摇头,“虽然我们三个都是刑警学院毕业的,但是你父亲却没有当警察,而是为了赚钱,去经商了,后来得罪了一些人……”

    “被杀了?”陈默言反问。

    杜荣瑞没有回到陈默言,自顾自的说道“你父亲的死亡有很大的疑点,我调查许多年,都没有找到凶手,我也因此不想当警察了。”

    一边说,杜荣瑞从旁边拿出了一个档案袋,“这里就是父亲被杀的所有信息。”

    陈默言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勉强接过档案袋,但并没有急着打开,“那我妈呢?”

    杜荣瑞没有说话“也被杀害了,当时现场有唯一一个目击证人,是一个十四岁的男孩。”

    陈默言身体一震,许久才缓缓的说道“我?”

    杜荣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