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拯救天道系统 > 第49章:道长你好(4)

第49章:道长你好(4)

 热门推荐:
    她本来是想告诉完方先生他儿子死了,然后靠着天眼帮他儿子寻回尸身,换对方施以援手,把自己老宅要回来,毕竟这个方先生看起来身份不菲。

    但是这些话在帮完之后说,和现在说,完全是两种感觉了,现在说就像是自己本来就有目的。

    方绝混迹商场多年,怎么会看不出念零一的迟疑,他便开口道:“小姑娘,有什么为难的你说,只要你说,我就给你办到。”

    念零一叹口气,算了该说还是得说:“方先生,我们这一脉传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独苗苗了,我们家族收走了家里的所有财产,包括宅子,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现在法力微薄,需要借助家里的法器,方先生我能不能跟你做个交易。”

    念零一一开口,方绝就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小姑娘,原来是找自己寻求帮助来了,倒也没什么被算计的恼怒,生意人本来就是利益为先。

    何况这次还关系到自己的儿子,这已经是对方最大的帮助了。

    方绝问道:“你想让我帮你要回你的老宅和财产?”

    念零一点头:“方先生我知道有趁火打劫的意味在里面,但是我本意是想等到帮你找到你儿子的尸体之后再求帮助的,只是见你儿子,我没有法器辅助,我做不到。”

    方绝表示自己懂了,点头顺道:“这不算什么事情,你帮我见我儿子最后一面,帮我找到我儿子的尸身,我帮你把老宅要回来。你还有其他要求吗?”

    念零一摇摇头,这样已经让她良心难安了,好像自己利用了一个孩子一样的:“不需要了,我欠方先生一个人情,以后方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帮你见你儿子这一面就不算了,我是自愿帮忙。”

    方绝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再看儿子一眼,别说算计他了,哪怕要他的命也没关系。

    “我马上安排人,你家再哪里?”

    念零一报个位置,方绝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然后让司机开车:“你指路。”

    “好。”

    一路上方绝都望着自己的腿边发呆,时不时的就要问问念零一:“浩浩,还在不在?”

    念零一都点头:“方先生不必这么担心,他应该才……嗯,去世不久,魂体还比较凝实,但是魂魄不可在阳间停留的时间过久,不然会无法投胎和消散的。”

    方绝顿时大惊:“那怎么办?那还是让他走吧,我不看了,让他赶紧去投胎。”

    “别急,别急,只要不超过12个时辰都没关系,而且鬼差也还没来,没事的。”

    “等下你们见完我自然会做法替他超生的。”

    方绝手又伸向腿边的虚影,念零一叹了口气,看着那孩子一直泪眼婆娑的喊爸爸。

    她抓住方绝的手,轻轻的放在空气中的某个位置:“他在这里,他一直喊爸爸。”

    方绝又红了眼眶。

    “哎,爸爸在呢,浩浩。”

    “哎,爸爸在……”

    这狭小的空间里,悲伤的气息几乎把念零一淹没。

    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有一堆的类似保镖的人,在门口站着,念零一率先下了车。

    方绝跟在身后,一群人过来给方绝行礼:“方爷。”

    方绝除了微红的眼眶,还带着凌冽的气质:“你们跟着她走,她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念零一突然面色大惊,然后挽了个手势,脚步生风的往自己老宅跑:“快点!方浩在我这!”

    不是自己急,是鬼差来了,如果不赶紧做法,这个小孩子的魂魄有可能被强行拘走的,到时候他们就真的见不到一面了。

    方绝看着念零一撒丫子就跑,也知道肯定是儿子的事情有变,也赶紧追上。

    念零一跑到自己老宅的时候,大门被锁的正严实,保镖上前,两下砸掉了锁,门内是空的没有人,念零一虽然被赶出来了,但是这暂时没有人来住,不用浪费时间,念零一也松了一口气。

    跑到自己爷爷经常放家伙,做法事的房间,可能是因为传承不同,大多数东西,他们用不了,所以东西也还都在。

    念零一松口气道:“除了方先生,其他人都出去,这中间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一群人看了方绝一眼,方绝点了头,他们才出去,关上门。

    念零一走到主案后,将方浩放在地上,自己迅速上了三炷香。

    香刚点着,黑白无常已经进来了,看着念零一的眼神有点不善:“小姑娘,道行浅,胆子倒是不小!”

    念零一跪下行个大礼,嘴里叽里咕噜一番,方绝听不懂的话,但是内行在此就知道,念零一说的是鬼语:“黑白无常大人,多有冒犯还望勿怪。”

    是个小姑娘,两个鬼也懒得计较:“这魂我们还是要带走的,你也拦不住,万一过了投胎时间,你这是在害了他!”

    说罢就要动手,念零一又是一个叩首:“大人请听我道来,这孩子被人所害,他父亲想见他最后一面,还请大人宽容几许。”

    黑无常的脾气比较暴躁,不等念零一说完就骂骂咧咧的想上前:“你说宽容就宽容,要是每个魂都让我们宽容,我们都不用做事了,就等你们告别算了。”

    念零一很急,答应别人的自然要做到,而且这小孩子一直喊爸爸,她也是在是于心不忍。

    “半个钟,就半个钟,我们念氏一族每年都给大人上敬,爷爷也常说两位大人仁慈心肠,我这边还有些香烛,贡品,大人且品尝一番,就让他们父子半个钟!”

    黑无常不愿意,白无常却拉住了对方在对方的耳朵边叽叽咕咕的说了一会,黑无常才气哼哼的扭头。

    白无常的声音有些像十五,很是冷淡:“你快些,半个钟。”

    念零一欣喜的再次叩首:“谢谢大人,我马上给大人设香案,大人稍等。”

    方绝看着念零一叩了几次头,神情的焦灼不似作假,心急如焚却又不敢上前打断。

    等到念零一直起身子,才上前问:“怎么样?浩浩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