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拯救天道系统 > 第402章:三国十

第402章:三国十

 热门推荐:
    ()水潋韵不满道

    “我水家制作酒水已经十几年了!这窖池头酒,只要一滴,都可以药倒一头大野猪。

    别看这个瓶子小,这可是我家窖池十几年来才积累下来的东西,准确的说,用它倒入池塘里,整个池塘都会变成烈酒,你竟然还嫌不够!

    我还怕你放的太多,直接把人毒死了呢!”

    面对水潋韵的抱怨,念零一自知失言,毕竟水家的酒水畅销整个谯国,论起对酒水的认识,自己是不如水潋韵的。

    “那就多谢了啊!”

    念零一想了想“正好我昨晚捉了一只大野猪,今晚上便用庆祝的名义,请村吃猪杂饭,然后试着解决他吧!”

    水潋韵笑了笑“我本来还想建议你这么做呢!

    捉到大型野兽然后举村庆祝,是咱们谯国的传统,想来那黄鹤应该不会拒绝的!”

    两人出了树林,回到班里之后,念零一发现一众牲口,看自己两人的目光都有点不一样了。

    发生了什么?

    念零一眨眨眼,茫然的坐回了自己位置。

    “一定扑街”组合的李鼎扭过头来,挤眉弄眼的冲着念零一道“行啊小子,这是攀上高枝了啊!”

    “什么高枝?”念零一茫然的问道。

    “行了,别装了,兄弟你有了归宿,我只会祝贺你,那丫头不错,家里又有钱,考上高级学府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小子真厉害!”

    “但是,对着兄弟,就没必要隐瞒了吧!”李鼎笑的就像是犯贱一样。

    “难道你还怕兄弟抢了你的不成,再说了,就算是兄弟想要抢,也要人家同意啊!”李鼎贱笑道!

    许念零一一楞,这才明白原来有人看到了自己与水潋韵刚才的事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让她帮我……”

    “好了,我的兄弟啊,我只会祝福你,真的!”

    李鼎笑了一句,转过了头。

    什么祝贺啊!

    他俩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好不!

    念零一扭头,正好看到水潋韵也在无奈的同旁边的女生解释着什么,周围的女生却是一副明显不相信的神色。

    水潋韵无奈的看向了念零一,两人的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然后都尴尬的笑了一下。

    确是没想到,这一幕竟然又被后面的同学发现,然后,教室里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开始响起……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念零一头也不回的朝家里冲去,就连水潋韵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也来不及了。

    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雨,路上稍微有点湿滑,念零一回到了许家村的时候,见到田地里早就没了人影。

    想来村民们都是早早的回家躲雨去了。

    看来时机正好!

    念零一回到家,发现那个叫做黄鹤的男子,正坐在许三叔家的门口,看着在稻场上,正踢毽子的一群小孩子呢!

    念零一眼神一冷,蓉蓉那丫头就在人群里面!

    “来来来,都过来!”

    一群小丫头小屁孩听到念零一的喊声,纷纷跑了过来“公子,你喊我们有事情吗?”

    黄鹤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一个小屁孩,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认出自己?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甚至考取高等学府也是无望的家伙,心机有那么深沉吗?

    黄鹤看着被孩子们围在中间的念零一,心中却是思索开了。

    许东冒着鼻涕泡,问道“公子,有什么事情让我们干的!”

    念零一故意加大了声音“我昨晚捕猎了一只大野猪。

    按照咱们这边的规矩,是要请村共享猪杂汤的,你们帮我去挨家挨户的说一声,让各家各户都来帮忙,男的搬板凳桌椅,女的过来洗菜做饭,快去!”

    因为猎杀野兽不易,森林里的野兽,就算是十几个寻常人都逮不住,因此,一旦猎杀了大型野兽,请村人吃内脏下水,却成了这时代的风俗。

    “这小屁孩猎杀了野猪?怎么可能?”黄鹤脸上不动神色,心中却是思索开了。

    “吃猪杂汤咯!”

    一众小孩子欢呼着四散跑了开去。

    整个许家村不过是几十户人家,就连能够做事的壮丁也不过是才两百人不到,这等小村子自然不放在黄鹤的眼中。

    他之所以待着这里,是因为要躲避一段时间,等官府的风声过去了额,再行办一件大事。

    念零一支走了小孩们,却走向了黄鹤。

    “这位先生请了!”

    念零一郑重的行了礼。

    黄鹤眼神里的警惕依旧,脸上却是带满了笑容“小哥有事吗?”

    念零一笑道“好叫先生知道,昨晚我因缘巧合之下,杀死了一头野猪,按照规矩,是要请村共享的,是以,小子特请先生今晚共同聚餐。”

    黄鹤不置可否,脸上倒是带上了探究的神色“某很是好奇,你不过是一个娃娃,如何制服了对你来说力大无穷的野猪呢?”

    对你来说力大无穷!

    念零一注意到了这个字眼!

    他心中一紧,也就是说那十几下撞击,就几乎撞断了大树的野猪,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念零一的推测,这人必然就是官府告示上面的那个悍匪了。

    甚至,他就是水潋韵说的什么暗组织的人了!

    念零一心中思索,脸上却是挂着发自内心的得意,他用几乎难以抑制的得意之色解释道

    “那野猪太笨,我躲在大树上,本来是想要猎杀一只野兔,解解馋的,哪知道竟然引来了野猪!

    当时我只是射中了他的眼睛,然后这家伙就发疯的撞击大树,最后更是冲着我咆哮,我就把箭射进了野猪的肚子!”

    念零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指手画脚,甚至还张大嘴巴,比划了自己射中野猪喉咙的一幕出来。

    黄鹤脸上堆着笑,看似正在认真听念零一讲解。

    心中却在思索难道我看错了?这不过就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想要迫切分享喜悦的少年郎罢了。

    只是,为何这厮的行为如此怪异呢?

    黄鹤皱紧了眉头,这厮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心思?

    黄鹤打定了心思,管他如何,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