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拯救天道系统 > 第408章:女孩与小鸟(大章)

第408章:女孩与小鸟(大章)

 热门推荐:
    ()念零一这才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母亲死了之后,父亲因为伤悲,是以才是不去教导原主修炼,为的就是不让原主经历自己的那一幕。

    只是,他没有想到造化弄人,最后竟然是让念零一再次踏上了这条路。

    只是所有人都是不曾知道,当天官府明正典刑黄鹤的时候,念零一也是过去了,然后就在黄鹤被砍掉了脑袋的那一刻……

    他体内的小鼎忽然动了起来……

    此时的念零一,已经是一个稳稳踏入了诸侯的学生了!

    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去了高等的学府也是一个优等生。

    再加上小鼎的帮助,他自信自己不会走了老爹两人的老路的!

    光芒一闪,念零一回到了空间里面。

    “恭喜回家,我的主人!”

    团子依旧是那样的谦逊有礼。

    念零一笑了笑“团子,这一趟没有什么收货吧!”

    团子笑了笑“让我们来看看吧!”

    他一伸手,打开了念零一的属性面板!

    性别女

    年龄13

    等级地源杀

    完成任务19

    失败次数0

    馈赠介子空间,念家传承,三千道心+1、黑曜剑,儒者仁心+4,历史之重+4。

    技能初级学霸+2、初级赛车手、心理专家(理论)、

    功德218

    积分162

    “主人正如你预料的那样,只有历史之重加了2点,剩下的就是功德和积分的增加了!”

    念零一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了!”

    团子也是笑了起来“主人还要进行任务吗?”

    “是不是我做的越多,对于十五的帮助就越大?”

    念零一早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自己必然是对着十五也有帮助的!

    团子点点头“既然主人都知道了,我也不隐瞒,的确是这样,十五需要这个!”

    念零一点头“那么,就送我去下一个世界吧!”

    “主人小心了,下一个世界,主人很有可能不会带着记忆的!”

    念零一楞了一下,认真的点点头。

    一阵天旋地转……

    海城省,海城县,海王村。

    在夏日三十度的高温下,蝉鸣声听起来让人心烦气躁。

    一个年轻消瘦的人影,在田地边劳作,一锄一锄的下去都挖的足够深。

    远处突然传来一个慌张的声音“念零一!!!念零一!”

    对方喊了好几声,正在锄地的女孩子才像是反应过来,然后慢吞吞的转过身,看着远处飞奔而来的人影“怎么了?”

    这话语吐字极其清晰,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带着严谨。

    “念零一,你奶奶又昏倒了,你还在这锄地,你快点去看看吧你!”

    对方也是个小女孩,风风火火的,拉着念零一就准备往前跑。

    但是却差点把自己拉一个踉跄,而念零一却纹丝不动。

    “你快点走啊你!发什么呆呢?”

    魏静雯又扯了一把,念零一才像是反应过来的一样,把锄头塞在她手里,然后往村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像是被丈量过的一样,只有走的频率能看出来快了不少。

    魏静雯气的咬牙,把锄头往地上一扔“念零一,你这个死木头,你跑快点啊,你跑啊,会不会?”

    终于魏静雯连拖带拽的把念零一给拉回到家里,两间矮土房,这就是念零一的家。

    家里的家具也都很简单,甚至能看出饱经岁月的风霜,有的有了皱纹,裂痕,有的干脆就缺胳膊少腿,大限将至。

    屋里围了不少村民“零一回来了?”

    “零一快看看你奶奶吧,你奶奶刚才差点就没挨过来了。”

    念零一一一打招呼“村长伯伯,叔爷爷,大伯,二伯……”

    念零一走到床边,被一双粗糙枯萎的手抓住“零一。”

    “奶奶。”念零一就此坐在床边,如果细看就能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该有的担忧,心疼的表情,语调也平静的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

    在坐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陈奶奶去世,那念零一就变成孤苦伶仃了。

    只有那双眸子里,还能暂且窥地两分担忧。

    “哎,奶奶没事,放心,奶奶还要等着一一上大学呢。”一张风干的橘子皮似的脸上,带着些对孙女的期盼。

    “好,我上大学。”依旧是一字一句,平静的字正腔圆的,慢吞吞的说话语气。

    “哎,老嫂子,不是我说你,你这身体撑不了多久了,我刚才已经给成才他们打电话了。”

    “你们这老的老的老,小的小,你们还是去海城吧,在这你病都治不好,怎么看着一一上大学?”

    村长的旱烟并没有点燃,显然是顾忌着这一老一小,但是却在嘴里吸的吧嗒吧嗒响,显然也是烦躁到一种程度了。

    陈奶奶没有说话。

    村长又接着说道“你们成才说明天就回来了,这次回来你们就跟着走吧,不是我嫌弃你们。”

    “老嫂子,你这病,在这县医院咋地能治得好呢?得去那些省城的大医院才能,一一也得上学,不能天天在地里锄地了。”

    “你挣不了钱,还得治病,一一还要不要前途?”

    “老嫂子,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一一想吧,你自己儿子,你闹的什么别扭,你说是不是?”

    “一一还没怎么见过她爸妈吧?”

    “你就想她这样一辈子不和他们接触?那你死了怎么办?让她一个人没有成才他们帮衬,怎么活下去?”

    陈奶奶叹口气,看着念零一的目光,难得的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念零一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拉住陈奶奶的手“我会上大学,不跟着他们也能!”

    这话里充满了肯定,还有自信。

    “哎,奶奶知道了,我们的一一是最棒的,但是这里没有好的老师教一一了,我们去省城好不好?”

    “哎,对了,老嫂子,你能想通就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了,有事你招呼。”

    村长一听陈奶奶答应这是去省城了,立马就放心了。

    一行人背着手走出大院。

    “你想去省城,就去省城。”

    “天黑了,我去做饭。”念零一往厨房走去。

    白萝卜汤,放了点香油,葱花,炖的烂烂的,很适合老年人吃。

    魏静雯看着念零一那不紧不慢的动作就觉得着急“念零一我真的是受不了你了,你能不能快点!”

    “并没有糊。”念零一慢慢的铲起锅边的饼子,金黄金黄的刚刚好。

    “你们晚上就吃这个?又是萝卜汤配饼?”魏静雯看着那简单的伙食,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空去买菜。”下午本来打算锄地完了,去买点伙食,结果被这事情耽搁了,就没有再去,家里已经没菜了。

    “你等着……”

    雯静雯风风火火的跑出去。

    而这时一个屎黄色的长毛鸟却从门外飞进来,摇摇晃晃的站在念零一的肩头。

    看着碗里的萝卜汤,嗷嗷的叫了两声“念零一,念零一,你又做萝卜汤!!”

    “你不是在外面吃过了?”念零一自顾自的忙自己的事情,一件一件,有条不紊,一丝不苟。

    “幸亏小爷我有先见之明,吃过了,要不然又要跟着你喝萝卜汤了。”

    “去哪了。”

    “要说去哪了,我跟你说啊,念零一,山那头的榕树上,有个母鸟真的是太骚气了,但是唱歌又好听,我听了一天才回来。”

    “而且……”

    话语未尽,鸟便不说了,雯静雯满头大汗的端着一个盆子过来。

    “念零一,拿碗。”

    念零一这次没迟钝,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一般的,递来一个干净的大碗。

    魏静雯往碗里一扣,香味瞬间弥漫开来,刺激着人的味蕾。

    “甜醋排骨,我妈刚做好的,特意给你们多做了一些的。”

    “念零一,你真的是一天天的占了大便宜了。”

    “暑假作业你可以拿走了。”念零一慢吞吞的吐出来一句,让魏静雯瞬间熄火。

    “不过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零一,你和奶奶先吃饭吧,我也回去了。”

    魏静雯洗牙咧嘴笑的特别狗腿,鸟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零一,你想去省城吗?”看着孙女捧着萝卜汤,吃着粗糙的大饼子,还有自己这幅破烂不堪的身体,陈翠花,终于是下定决心了,她不能这样一辈子耽搁了自己孙女。

    “你想去就去。”念零一依旧回答的不紧不慢。

    第二章回到省城

    海城省的两层小别墅内。

    “妈,一时来不及收拾,你先住这间吧,让零一住在楼上。”陈成才扶着陈翠花进一个房间。

    念零一就跟在后面拿着行李,眼前一种成功人身份气息的陈成才,就是她的亲爸爸,只是从小到大见过的面不超过5次。

    陈翠花示意念零一把行李放在地上“一一住哪里,带我去看看。”

    陈翠花的话里有着强硬,她一定要亲眼看着念零一的吃住,衣食住行,她才能放心下来。

    “妈,那是我亲生女儿,你能不能别防贼一样的防着我?我还能不对我女儿好吗?”

    陈成才对于母亲的怀疑是异常的不满,如果不是母亲硬要把这孩子带走,那这孩子现在也不会这个蠢样子。

    看起来智商都不够。

    陈翠花的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了两下“既然布置的好好的,为什么不敢带我去看?”

    念零一上前拿起自己的包裹,然后扶着陈翠花“几楼?”

    这问的明显是陈成才。

    “三楼。”说楼层的时候,陈成才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一下。

    等到了三楼,陈翠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空旷的房顶上,有一个小隔间,可谓是夏热冬寒的好地方。

    就比如现在这大夏天,这三十几度的天,最顶层的水泥地都晒的滚烫。

    陈翠花猛地开始咳嗽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面色通红的指着陈成才,这是气的。

    “你!!!你这个不孝子!”

    念零一面无表情的把包裹放在小房间,然后扶住陈翠花,在她背上顺气“奶奶,这里很好。”

    其实住什么地方,念零一真的不在乎,无非是有蓬遮雨,有地遮阳。

    说完看着陈翠花还是异常的生气,念零一又说了一句“这里地方够大,我可以把花花他们都搬过来。”

    陈翠花终于缓过气了,一拐杖敲到陈成才的身上,明显是用了大力气的,让陈成才顿时龇牙咧嘴,声音带着些恼怒“妈,你干什么!”

    “三楼没办法住人,让零一住去二楼!”陈翠花面色冷凝,心里却在踌躇着,现在自己面前他们都这样对待零一,以后自己死了零一怎么办?

    “妈,二楼已经没房间了,二楼一共就三间房间,我和淑敏一个,陈语和陈岩各一个,孩子都大了,我总不能让他们住一间吧。”

    “一楼一个厨房,一个客厅,然后又给您腾出来一个房间,这房子就两层,您说让她住哪。”

    陈成才揉着自己背后,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忍,忍,忍,忍到死老太婆死的那一天,就可以了。

    “放屁,明明我上来的时候,一楼还有一个房间。”陈翠花揭穿的毫不留情。

    “妈,你现在住哪个房间是我之前的书房,现在拆了给您住,另一个房间堆的都是杂物了,我一时也收拾不出来呀。”

    反正总而言之,住处就这一个,要住就住,不住就滚。

    陈成才强硬起来了,陈翠花就有点怂了,她不知道自己能护着念零一多久,也不希望念零一和他们的关系闹的太僵。

    “那让零一住在楼下,我住在这里!”

    念零一“不用!”

    陈成才“不行!”

    让别人知道,自己让老妈住在楼顶,他这个面子还要不要了?

    念零一是真的没觉得住在哪里有什么区别,当然如果不是奶奶在这里,她可能早就走人了,也不会住在这里。

    念零一扶着陈翠花往楼下走“我回去把我的东西都搬来,这楼上挺宽敞的。”

    陈翠花拍着念零一的手“你晚上下来和奶奶睡,上面热死个人了。”

    “嗯。”

    几个人往楼下去,门口也响起了开门声。

    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两个小孩子和念零一差不多的年纪,往屋里走。

    看到陈翠花下来,范淑敏赶紧上前扶着“妈,你好些了吗?我那天接到电话,就赶紧让成才回去了。”

    这关心真情意切,让人觉得这真的是一对好母女。

    范淑敏在陈翠花左边,陈成才在陈翠花右边,念零一就落在了后面。

    陈语和陈岩是一对异卵双胞胎,长相并不是很相似。

    “奶奶好。”

    陈翠花的眼神随意的从两人身上扫过“嗯。”

    陈岩小胖子看着土里土气的老人,眼神里闪过一丝的嫌弃“妈,我先上去写作业了,吃饭的时候再喊我。”

    陈语倒是上下把念零一打量了一番,脸上挂着友好的微笑“妈,这就是姐姐吧,姐姐好,我是陈语。”

    念零一迟钝了两三秒钟才回话“嗯,念零一。”

    “姐姐以后就住在家里了嘛?爸爸经常说很想姐姐呢。”

    “而且我以后也有个姐姐了真好,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上学,一起去逛街。”

    陈语无疑是对念零一的到来抱了最大热情的一个人。

    念零一看了陈语几秒,懒散的应了一声“好。”

    白嫩的指尖拂过袖扣,带着清冷的弧度。

    “奶奶,我先去搬东西,晚些回来。”

    陈翠花自然知道念零一有多宝贝她的那些花花草草“要不你跟你爸一起回去搬,你一个人行吗?”

    陈成才看了那个傻女儿一眼“妈,我等下还有工作要做,淑敏还要做饭。”

    明显的不想去。

    念零一也拒绝了“不用帮忙,很快我就回来了。”

    念零一回到老房子的时候,那黄色的傻鸟正无聊的蹲在门槛上。

    “你姘头跑了?”

    傻鸟立马叫唤起来“谁姘头跑了?小花还在榕树上等我呢?”

    “不对,你说谁姘头?”

    念零一不答话,直接走进后院,这里种植了大片……外人看来像是杂草的草。

    “念零一,我是在这等你好吗?我是怕你东西丢了,在这给你守门行吗?”

    “你能不能给点谢意?”

    念零一谢谢!

    黄鸟…………

    念零一的两只袖子不羁的挽起,修长的手指略带散漫的拎起一个花盆,填土,放两颗杂草。

    黄鸟看看花盆的数量“新家有地方放这么多的花花草草?”

    “装不完的你打算怎么办?放里面?还是就扔在这里,扔这里的话,八成都会死了。”

    第三章原来是后妈

    黄鸟叽叽歪歪,絮絮叨叨个没完,让念零一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子。

    一个石子正中黄鸟的嘴巴“呸,,呸,念零一我说了你多少次了,能不能……”

    念零一手上的动作不停,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黄鸟“干活。”

    黄鸟被打断了话头,也敢怒不敢言“每种几颗?”

    “两颗。”

    这么一大片草地,每个种类挑出来两颗移植到盆里,一人一鸟的动作还是很快的。

    把花盆归拢,念零一看着剩下的草地“你去把剩下的收到空间。”

    黄鸟简直要蹦起来“又是我!!”

    “不然呢?”

    黄鸟…………

    当然是你,但是,不敢说!

    艹,没法活了这日子!

    “念零一?念零一?”门外的大嗓门,飘了几里地远。

    念零一木着脸走到门口,魏静雯正在砸门。

    念零一猛地开门,魏静雯的拳头差点砸到念零一的脸上“卧槽,你吓死人啊……”

    念零一……

    你这么大声砸门,到底是谁吓死谁?

    “有事?”

    魏静雯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是个包裹“你真要去海城了?”

    “奶奶在那。”言外之意就是不放心。

    “你后院那些花花草草需不需要我帮你照顾?还有你得把你家钥匙给我,我妈说隔段时间给你们扫扫,不然房子坏的快。”

    魏静雯的人和名字真的一点都不符合,名字中含两个静,但是性格却是两个动。

    嘴说话快且爱冲动,人一刻也不得安生,活像一个老妈子。

    “新房子有地方种草,我会收拾走。”然后念零一把钥匙取下来一把递给魏静雯。

    其实这破房子也真的没什么好打扫的,该坏的也坏的差不多了,只是毕竟是奶奶的老房子,怕老人念旧。

    魏静雯一脸怀疑的看着念零一“我是知道你爸在新房子是个小别墅,但是他那人,能给你地方种草?”

    “那些草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咋地是你费心种出来的不?你可别弄去等下糟蹋了。”

    “要不然还是放在这,我给你……”

    念零一把领口的扣子扣好,袖子也放下来,整个人衣冠楚楚,只是那有些呆滞的神情和懒散的气息,让人觉得这一看就不是个好学生。

    “不用,我走了。”

    魏静雯一愣,赶紧拉住念零一“我妈给你收拾了一些东西……”

    “不带!”不是不要,是不带,那家里不合适。

    “嘎嘎……”黄鸟看着念零一远去的背影,赶紧追,嘴里发出急促的叫声。

    如果不是魏静雯在旁边的话,它可能早就开骂了“死念零一,你等等我……”

    等到小区门外的巷子里,念零一才把花盆从空间里拿出来放好,然后一个个的往门口搬,怕吓到别人,毕竟天黑了。

    这时候,月明星稀,也已经有不少人在小区里跑步,散步。

    看到念零一一个人来来回回的搬东西,也有几个人帮忙,最后念零一站到陈成才门口敲门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是陈成才家的亲戚。

    范淑敏打开门,看到念零一眼睛里的狠毒一闪而逝“哎,一一回来了?”

    “这些都是啥呀?你搬来的?”

    念零一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挽起来了,简单的衬衫随着晚风被吹的鼓起。

    “嗯,让开。”

    范淑敏看看外面看热闹的人,大家可能都想知道这是陈成才家里的什么人。

    “哎,一一,我帮你搬吧。”范淑敏一向为人大方,且和气。

    “嗯。”有人帮忙,为什么不要。

    刚把东西搬进房间,陈翠花听到动静已经出来了“一一回来了,咳咳……”

    “奶奶。”念零一只叫了老人,眼神没有分给其他几人一星半点。

    “那是你爸爸,你妹妹,弟弟。”陈翠花拍着念零一的手,让她叫人,她现在就是担心,自己这身体撑不了多久了,想趁她在的时候让念零一和陈成才打好关系。

    “爸。”念零一对着陈成才喊了一声,不管怎么样,这就是他爸,喊与不喊,都改变不了什么,一个称呼而已。

    “阿姨,陈语,陈岩。”

    陈成才的眼神冰了几许,这个女儿,和她的前妻一样的不讨喜。

    “淑敏已经嫁过来很多年了,你该改口喊妈了。”

    后妈也是妈,陈成才压制不了自己的前妻,但是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也挑衅自己的权威。

    念零一却随意的哦了一声,转身去搬草。

    “我还没死呢,我儿媳妇永远就只有慧慧一个!”陈翠花说起这件事发了很大的火,一掌拍在桌子上一锤定音。

    范淑敏的脸上适时的带着些强颜欢笑“成才,你别气妈了,一一跟我相处并不多,有抵触情绪很正常的,等她再大一些就好了。”

    委屈中又带着善解人意,黄鸟在念零一身后,不得不点了个赞。

    陈成才就说的光明磊落“妈,这孩子自小就被你带走,不在我们身边长大,不跟我们培养感情。”

    “您能护着她多久?不让她跟我们相处,等以后您护不了她了,您有没有想过她是什么境地?”

    “不需要爸妈的吗?以后要不要嫁人的?要不要上学的?”

    总而言之就是如果你不让她讨好我,那以后的和我们处不好,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陈翠花气的一拐杖打在陈成才身上“我当初怎么没等你讨好我再给你喂奶呢?”

    “我当初怎么没在你哭的时候把你饿死呢?”

    “不讨好你们,就不是你闺女了?你就不管她了?陈成才我看你是连我这个妈也不要了,是不是?”

    陈成才赶紧站起来躲,面色有点发沉“妈,你说这我就也想问问,到底是我是你儿子,还是那死去的贱人是你闺女?”

    “你到底向着谁?那些东西你留给念零一,到时候嫁人啦还不是别人家的东西!你藏着掖着……”

    陈翠花的棍子又挥舞起来了,陈成才到处蹦着躲“你藏着掖着,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亲生儿子!”

    “我不管你们说什么,只要有我老婆子在的一天,你们谁都不准欺负一一!”

    范淑敏看着陈成才身上的伤,看着陈翠花的眼神都有些狠毒,e,这个老贱人!

    第四章最爱的萝卜汤

    “妈,你看看你,成才打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

    如果不是陈成才的工作特殊,不能背上不孝的处分,否则真的是……

    念零一从楼上走下来,看着客厅的凌乱视若无睹“奶奶。”

    “很晚了,你回房休息吧。”

    看到念零一,陈翠花迅速慈祥,有些破事也不想念零一知道。

    “好,回去休息,休息。”

    陈语在一旁看了一场闹剧,眼珠不禁转了几转“姐姐,我可以去楼上看看你的那些花草吗?”

    “嗯。”

    念零一到陈翠花的房间,给陈翠花配药,每种药几颗,药有安眠成分,陈翠花年级也大了,很快就睡的安稳。

    念零一轻轻的把门关好,才去到顶楼,晚上的楼顶其实风景还不算,能看到万家灯火,还能乘凉。

    “姐姐?”

    陈语站在楼梯口,手上还端了一些吃食,念零一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没有人注意到。

    “嗯。”低着眼帘应了一声,念零一继续收拾自己的小房子,其实这说是个小房子,已经算是抬举了。

    其实就是个隔间,放了一张床,其他的连衣柜,桌子,都没有。

    念零一把床铺好,然后扯出一件比较陈旧的床单,铺在地上,把装衣服的包放在床单上。

    “姐姐,我想着你晚上没吃东西,给你端了些吃的。”这里没有桌子,陈语想了想把食物放在了床上。

    “明天我们一起把楼下的杂物间收拾收拾吧,姐姐就不用住在这里了。”

    念零一看着床上的饭菜,手上一顿“嗯。”

    随口而应,低着头,让陈语看不出她是什么表情。

    “姐姐,这些草都是你种的吗?是什么品种嘛?”陈语的眼里有好奇,也有疑问。

    时不时的手摸过那些草的叶子,就像是一个活泼好动的领居家小妹妹。

    “杂草而已。”

    “姐姐,可以送我一盆吗?”

    “嗯,随便拿。”

    陈语足足在楼上耽搁了好久,才下楼。

    念零一看着床上的饭,表情有些略微的呆滞。

    一碗莹白的米饭,一碗菌汤,牛肉,还有鸡蛋,荤素搭配,刚刚好。

    甚至能看出是用过心的。

    黄色傻鸟因为有外人在,一直没说话,等到只有念零一了它又开始叽叽喳喳“念零一,看来这个家里,也算是有个人不错的嘛。”

    “你这个妹妹啊,就不错,你以后得对她好点。”

    “其他人就不行了,我看你那个爸爸和后妈就是个黑心的,他们好像在惦记你亲妈的什么东西,那玩意好像在你奶奶那。”

    “我跟你说啊,你……”

    念零一突然出声了“你没吃东西吧?”

    “饿不饿?”

    黄鸟顿时惊悚的晃了晃翅膀,然后眼睛里竟然流出了两滴眼泪“零一啊,零一啊……”

    “你终于心里有我了,这是你第一次问我饿不饿啊,我真的没白疼你……”

    黄鸟感动的撕心裂肺,自家的傻闺女,终于会关心它这个老妈子了。

    “吃!”念零一直接把饭放到黄鸟的面前,简单明了。

    黄鸟却下一瞬间闭紧了嘴巴“不吃!”

    说罢还坚决的摇了摇头。

    念零一…………

    ????

    黄鸟坚决的飞离念零一,它真的是看错自己闺女了,但是它不傻。

    “过来!”念零一的目光如月光般清冷。

    “不吃!我真的不吃!”黄鸟摇头。

    念零一…………

    “拿去后巷倒掉。”

    翌日,阳光穿破云层,给楼顶带来一些炽热的温度。

    念零一睁开眼睛迟钝了两秒钟,才起来穿衣服,简单的花格子衬衫,下身是黑色的长裤。

    炎热的夏季,大家都想把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掉,而念零一这种还包裹严实的姿态,在别人身上无疑是一会就要热一头汗,而念零一,却像是对周围的高温,自动屏蔽。

    楼顶还好,是有一条水管,接了一个水龙头的,念零一接着水龙头洗漱了一下,然后再接了水,把那些杂草浇一遍。

    可能是因为上面太晒,或则温度过高,这些草的叶子有些泛黄。

    念零一指尖轻轻的拨过这些草叶子,下一秒,指尖渗出了一些水珠,隐没在花盆里。

    翠绿色的草色,衬的指尖犹如上好的白玉。

    “姐姐,姐姐?”

    念零一慢了两拍才回应“嗯?”

    “吃早餐了,姐姐,妈妈他们在楼下等你下去。”

    陈语一身白色的小洋装,看起来应该是新衣服,站在楼梯口没有过来。

    念零一放下袖子,把袖扣,还有领扣都扣好,立马从一个有些懒散的清冷,变得有些正经的禁欲。

    “哦!”慢吞吞的跟着陈语往楼下走。

    陈翠花已经在餐桌上坐着了“一一,你昨晚怎么不跟我一起睡?楼上热不热?”

    “不热,凉快!”念零一确实没说谎,到下半夜还有些凉意。

    陈翠花有些无奈的看了念零一一眼,零一看着不吭声,但是也是个有主意的,有时候一些事情,她也阻止不了。

    “快坐下吃饭吧,昨晚奶奶都没想起来一一昨晚是不是没吃饭?”

    “吃了!”念零一在陈翠花身边落座。

    念零一的坐姿很标准,背脊挺直,双手交叉,标准的大佬坐姿。

    “奶奶,昨晚我知道姐姐没吃饭,我昨晚给姐姐端上去了呢,你放心吧。”

    陈翠花闻言多看了这个孙女一眼,眼睛里欣慰一闪而过。

    “哎,你们都是姐姐妹妹的,以后要好好相处。”

    “你放心吧奶奶,我不知道多喜欢有个姐姐呢。”陈语拉住念零一的手,亲热的不行。

    “是吧,姐姐?”

    念零一收回手“嗯。”

    陈翠花闻言很开心“那就好,那就好!”

    不管是她回去那个小村庄,还是回来,她都是像念零一好,她不能辜负慧慧的临终的托付。

    只要她活着一天,她就得护着念零一。

    看到念零一在这里能有玩得来得妹妹,陈翠花也是欣慰的,上一辈的恩怨,她不会算在小辈身上的。

    陈语看着念零一始终没什么事情的坐在座位上,眼中的晦涩一闪而逝。

    陈成才看着落座的念零一,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些思绪,昨晚他也和范淑敏商量了,两个人有一些新的想法。

    今天对念零一的态度也热络了一些“零一,听你奶奶说你喜欢萝卜汤,我特意让你敏姨,早晨给你炖了,你尝尝。”

    第五章抓黄鸟炖汤

    黄鸟看着那泛着油星的萝卜汤,简直要笑出声。

    念零一顿了一下,伸手接过“谢谢。”

    陈岩撇撇嘴“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萝卜汤有什么好喝的。”

    说罢他伸筷子夹起一个小笼包,肉带着肉汤,顿时飘香四溢。

    相对于那泛着点油星的萝卜汤,可真的是寡淡无味。

    黄鸟嘎嘎的叫了几声,上下扑腾。

    念零一伸手拉住鸟翅膀,直接扯在脚边。

    黄鸟的叫声戛然而止。

    陈成才愣了一瞬间“一一,这鸟是你养的吗?”

    “嗯。”

    念零一拿了一只干净的碗,把碗中的萝卜汤倒出来一些给黄鸟,什么话都没说的,但是黄鸟却低着头猛喝萝卜汤,再也不敢抬头。

    范淑敏抽抽嘴角“果真,鸟也像主人,也喜欢萝卜汤……”

    “对呀姐姐,没想到你喜欢吃这个,以后让妈每顿都做给你吃。”

    念零一喝汤的姿势有一瞬间的僵硬“不用!”

    “做,就做,这也不费什么事情。”范淑敏笑的和气,这又不是什么珍贵东西,每天都做也没什么。

    反而还能和念零一打通关系,让老太太欢心。

    陈翠花眼里的欣慰加深“好,好。”

    人老了,最是喜欢看到这样的和乐融融,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没关系。

    人都是相处出来的,处久了,自然感情就来了,到时候她也能放心的去了。

    “这暑假也快过完了,成才你给一一找了学校了嘛?”

    念零一现在念高二,之前在老家的成绩是一直不错的,也算是名列前茅。

    陈成才慈祥的看着念零一笑了笑“找了,和陈语他们念一个学校吧,是海城最好的高中。”

    陈翠花的眼睛里满意加深“一一,还不谢谢你爸爸?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和同学们相处知道吗?”

    “谢谢。”

    范淑敏接过话头“你不知道这一高啊,多难进去,这可是市里最好的公立高中,升学率最高的学校,有钱也不行的,要不是成才和他们主任有一些交情,也进不去。”

    “不过啊,这都是一家人,又是一一,再难都得办。”

    “你说是吧,一一。”

    这明显的要以人情压人,念零一却起身“奶奶,我吃好了,我找了个暑假工,先去上班了。”

    陈翠花也没怀疑,其实他们两个人在乡下拮据的时候,念零一也没少的去找地方上班。

    “好,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回了,晚上回来。”

    念零一转身离开,影子被阳光拉的老长,在座的几人均眯了眯眼睛。

    黄鸟扑腾的跟在后面。

    “你什么时候找了暑假工我怎么不知道?念零一我跟你说,这海城……”

    念零一从口袋里拿起跳的正欢的老年模式的按键手机“喂。”

    对面传来一个变过声的音“有个任务。”

    “嗯?”什么任务能找到这里来?

    “指名找你做。”对方的声音中有些无奈。

    “哦。”

    “接不接啊?”

    “看看先。”

    “好的,那我先发你资料……”

    话还未完,念零一已经挂断了电话……

    随便在身边找了一个公共座椅,位于一个公园。

    念零一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看起来异常陈旧的老年机,反应却异常的灵敏,念零一按了几下,就跳出了一个不知名的程序,然后打开了一份加密资料。

    念零一浏览的速度很快,几乎不到一分钟,她敲下两个字回过去不接!

    对方很快又回了消息“对方说价钱翻10倍。”

    念零一定定的看着手机,没有动作。

    不一会又一条消息进来100倍?

    念零一扯开领口,把手机放回口袋,转身就看到黄鸟在对面的一颗树上,和一只红色的鸟亲亲我我。

    手指微动。

    “念零一,我艹皿艹你二大爷!!”

    念零一上完班回去的时候,路过一个小巷,往日这里是流浪猫狗的聚集地。

    虽然平时也有一些脏乱,但是因为每天都有环卫工人扫,所以并不是特别脏。

    但是今天却,到处都是小动物的粪便,而且都是糊状,甚至有的还带一些血丝。

    念零一本来面无表情的走过了,直到看到一些食物残渣,才又倒回来随身掏出一个盆。

    开始往盆里注水,直到盆满,才离开。

    回到家里一家人都在饭桌上,看到念零一回来,陈翠花赶紧招呼“一一,你回来了,吃饭了吗?”

    看着桌上的萝卜汤,念零一“吃了。”

    “工作管饭,以后不用留我的饭了。”

    陈翠花看着桌子上的萝卜汤有些可惜“那真是可惜了,特意给你做了萝卜汤。”

    以往一一最喜欢的萝卜汤。

    黄鸟在念零一的肩头实在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这一动作被陈岩看了个正着,一下子对这个小家伙就来了兴趣,他走到念零一的身边,直接就想伸手去抓黄鸟。

    “啊!!!”黄鸟给了一爪子,小胖子手上顿时破了皮。

    范淑敏赶紧站起来“岩岩你没事吧……”

    “你这个小贱……”

    范淑敏面色难看的止住话头“一一,把这个鸟扔掉!”

    陈成才赶紧拿了医药箱,看着仅仅是破了皮,放下心,这才面色发沉的看向念零一“给你弟弟道歉!还有你要是还想在这里住,就把你这个畜生给我赶出去!”

    “妈,妈,好疼啊,疼死了,你把这个小畜生,给我抓来炖汤喝!”陈岩的面色有些扭曲。

    “好好好,妈给你炖汤……”

    “一一,你这鸟,在家里确实不太合适,总是伤人,这样吧,让阿姨把它处理了好不好?”

    “不好!!这鸟是从小跟着一一的,你们谁也不准动!”

    “岩岩那么大了,想摸什么东西,不知道征求同意的吗?”陈翠花维护念零一。

    陈语倒是在一边安静的喝汤,看着事态的发展,不发一言。

    念零一却指着黄鸟“你们抓。”

    黄鸟和一群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念零一。

    特别是黄鸟,如果有鸟的手语的话,那黄鸟这会的扑腾肯定被解读出来“念零一,你这个傻叉!!!”

    第六章小三的女儿

    范淑敏看着念零一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当即便示意陈成才去抓。

    但是接下来,这只黄鸟却大发神威,它不敢惹念零一,难道还不敢对付这些人?

    陈成才没一会便成了一个大花脸,范淑敏也加入了猎扑大队,头发却成了鸡窝,菜里没少掉头发,一群人鸡飞狗跳却没有摸到一根鸟毛。

    念零一把陈翠花扶回房,刚才她回来已经看到陈翠花的饭基本见底,也应该吃的差不多了。

    “一一,我希望你能好好跟他们相处……”陈翠的声音有些低沉。

    念零一低着头碎发遮住眼底“嗯。”

    “咳咳,奶奶这破身体,陪不了一一几年了,奶奶不希望一一,以后没人照顾。”

    “他们不会照顾我的。”念零一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清晰的倒映出陈翠花的苍老。

    “他们只要照顾好你就好了。”

    “不管怎么样,一一,奶奶不希望你和他们闹的太僵硬。”陈翠花是个老人了,念零一哪里都好,但是太过于孤僻,没什么朋友,她不希望以后一个人孤独。

    “我知道了。”没回答嗯,不是随口敷衍,而是答应,这代表念零一同意不管如何,最后都留他们一线生机。

    给陈翠花服了药,然后等她睡着,念零一才回到房顶。

    刚出楼梯口,黄鸟就俯冲而来,带着视死如归“念零一,我跟你拼了……”

    但是还没碰到念零一的衣角,就被念零一的眼神定在原地“不是没事?”

    言外之意就是,你又没事,闹什么闹?

    “念零一,我们讲点道理好不好?我以为你总算是改邪归正了,现在我发现你哪里是改邪归正,明明就是丧尽天良。”

    念零一觉得这黄鸟实在是聒噪,一个石子,正中黄鸟的嘴巴。

    “念零一!!!我艹你大爷!”

    “你没事!”

    所以闹什么?

    丧尽天良?

    你想见识?

    黄鸟抱着自己碎成片的心,悲伤的飞着去找自己的姘头。

    呸,母鸟!

    转眼间开学的日子到了,陈成才带着陈语和陈岩去报名,让念零一先在校门口等着,因为陈岩和陈语是可以正常入校报名的,而念零一等下还要去教导主任那里去一趟。

    妙龄少女站在门口,背靠灰色的背景墙,整个人就是这炎炎夏日最浓重抹彩的一笔。

    如精雕玉琢似的眉眼,简直说是绝色也不为过。

    来来回回很多的青春期懵懂的校友都过来看“哎,这是哪个学校的?”

    “是不是今年的新生啊?”

    “这么漂亮?陈语陈大校花的名头可是要让人了。”

    “如果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就好了。”

    以上自然是男人看到女神的言论,而酸不拉几的就是一些女孩子的话了“你们男人就是肤浅,看人家漂亮就巴巴的跑上去。”

    “这一高是谁都能进的吗?这种一看就是无脑的花瓶。”

    “对呀,长得好,智商不高,天天想着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