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域偏科生 > 第三五八章 孤独

第三五八章 孤独

 热门推荐:
    所谓苦恼,有时候都是自找的。

    说来说去,多出来一个楚楚,又何尝不是乔琬琰自己弄出来的。

    这事儿如果非要赖上夏木不地道,也说得过去。

    你这边追着乔琬琰,那边却跟楚楚搞到一起,怎么看都是个渣!

    然而当时间足够长,长到整整数亿年都看不到结果的时候,如果这个追求者还没有过一点动摇,这个人真的可以称之为神了。

    就在楚楚被楚雪城追杀过程中,是楚楚主动奉献了自己。

    “师兄呵,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了,我除了爱你,别无选择么?”当时的楚楚,将毫无防备的夏木制住,趴在他身上,笨拙地动作着,眼里全是泪水。

    是啊,任何一个女孩,在夏木冒着生命危险,带着她逃亡数千万年,怎么可能不爱上他?

    “我知道你不爱我,不重要的,我爱你就够了。”楚楚无力地瘫在他的身上,低声细语道,“可是师兄呵,那么多年过去了,也许本就是一种奢求。可不可以试着爱我一下,也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那时候还叫张罗的夏木,果然试着去爱楚楚。

    他喜欢楚楚,可是这种喜欢,与爱无关,是责任在支撑着他,极力隐藏着自己并不爱她的事实。

    可是楚楚又能笨到哪里去?

    终于抵达她外公家的时候,楚楚深深地吻了他。

    “我们的秘密,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已经得到更多了,真的足够了。师兄啊,你看,我为了得到我的爱,什么都敢做,你为什么就不能做到这一点呢?加油哦,我看好你!”

    ……

    与楚楚的经历,使得夏木相信,真的有愿意用一生去真正热爱的那个人。

    他真的更爱乔琬琰了。

    已经丢弃了数十万年的一纸书,被他重拾起来,并因此而达到了人间极致……

    “为什么以前不说?”乔琬琰幽幽问道。

    夏木深深地低下头颅“我怕此事会对楚楚造成伤害,更怕失去你……”

    这确实是夏木的顾虑,很多时候,面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幸福,往往会呵护得过了,生怕就此失去却不知道如果这些被隐瞒的事情一旦曝光,只会失去得更快更彻底。

    乔琬琰冷哼道“现在不怕了,是不是?”

    还别说,乔琬琰这句话,并非是激愤之词。

    夏木现在敢说,还真是不怕了,毕竟有他跟林可怡之间纠缠得死去活来的经历打底,而乔琬琰也接受了林可怡。

    底线这个东西,不是说你不让,就不让的,有了第一次妥协,就会有第二次。

    至少在这件事上,夏木必须试一试。

    “琬琰,楚楚并没有走出来……”

    看上去如此洒脱的楚楚,或许她表达爱意的方式没有林可怡那么极端,然而她对夏木的爱意,却并不比林可怡少半分。

    甚至更浓烈!

    “以后别碰我!”乔琬琰泪如泉涌,摔门而出。

    可是这是无间地狱,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很快她就被夏木给捉住了。

    夏木带着她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化解矛盾的方法千万种,对于夫妻之间,最有效的往往只有一种。

    ”你欺负我!”窝在床榻上,无力地靠着夏木臂弯的乔琬琰,泪水怎么都止不住

    她想拒绝,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反而在识破夏木企图后,内心的冲动异常强烈,甚至还主动迎合夏木,直至完全沉沦。

    曾为天道的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觉得自己是不是犯贱……

    她不知道,其实爱一个人爱到极致,在旁观者眼里,与她此时的想法,差不多。

    舔狗嘛!

    “我对不起她,只是想给她一个交代。”夏木轻叹道。

    “明明你都不爱她,楚楚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张罗啊,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点?”

    夏木不解“这跟自以为是有什么联系?”

    “我这么说,如果你不爱我,我一定不会跟着你。跟着你干嘛,看着你个别人卿卿我我,然后与我客客气气,假意奉承?!为什么非要跟你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当年真的把楚楚接回家,才是对他最深重的伤害?”

    夏木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因为她爱我,我就必须交代?

    因为我们曾经同居过,我就必须给她个说法?

    好,这一切都没问题,问题是,我征求过她的意见了吗?

    楚楚确实没有走出来,否则楚雪城也就不会这么处心积虑地算计夏木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走出来?!

    相思是苦,可是能相思,未必就不是一种幸福。

    “她宁愿守着过去数十万的回忆,也不愿意与我们分享你,哪怕你真的爱她!你不懂女人,我现在告诉你,一旦师姐发现你的爱意消退,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所以撑着还爱她,多陪陪她吧。”

    乔琬琰恢复了体力,起身穿衣走人。

    到了门口,她顿了顿“是我让你陷入了这种窘境,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会承担,如果仅仅是因为我的缘故,你放弃师姐,抱歉,我承受不起……最好和师姐生一个孩子……夏木,如果有一天,我也想要孩子了,准备孤独吧!”

    乔琬琰走了,这次夏木并没有追出去。

    他枯坐在卧室里,整个脑子如一团乱麻。

    明明很多问题需要理顺然后相法去化解和解决,可是他却理不出半分头绪。

    直到阎罗传讯说林可怡醒了,他才从这种情绪中摆脱出来,急急奔入另一间卧室。

    “为什么要让我活过来?”林可怡含着眼泪的第一句话,直接将夏木内心的柔软,击得粉碎。

    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只是一直不敢承认。

    因为他的心态,就是渣男心态。

    他就是曾经在地球时特别喜爱的一位小说家笔下写的那个段王爷。

    无论于慧也好,简小茹也罢,更遑论与他本是事实夫妻的乔琬琰、林可怡、楚楚三人。

    他每个都喜欢,每个都爱。

    以前所谓的不爱,或者说喜欢不是爱,不过是他被自己所设定的道德观绑架了。

    他崇尚敬天理灭人欲,要强行为自己树立一个道德标杆,因为他身份越来越显赫,就越来越需要给世间提供正确的引导方向,所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本性,强行认为自己只能爱谁,必须爱谁。

    然而这个标杆错了吗?

    没有!错了的,还是他这个人!

    他必须设法找到解决措施,否则别说什么挽救大赤天,迟早他得把自己玩儿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