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07章 天书之秘

0907章 天书之秘

 热门推荐:
    宁涛看了看捧在照夜白手中的照夜天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岳父,我的确认识这里面的符文,那是天家符文。”

    一大群照夜族人都围了过来,包括打闹的昆仑玉和黑玉冲姐弟俩也凑了过来,听宁涛说话。

    “不过认识和明白是两回事,我只是怀疑它是一个法术,当年恩师教过我一些天家的符文,但我资质愚钝,习武倒是在行,但法术什么的就不在行了,所以……”略微停顿了一下,宁涛才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如果岳父想让我解读这天书,还得请岳父告诉我它的来历,还有关于它的一些传说什么的,越多越好。”

    他的话不全都是真话,关于法术就是假的。可是他没有选择,他只有七日的时间,他没法跟昆仑玉说他是从一千多年后来的修真医生,更不可能坦白他只有七日,而他们也只有七日。

    这大千世界哪有什么完美的事物?

    虽然有谎言,却也是善意的谎言,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就行了。

    照夜白说道“贤婿,这话说来可就话长了。这照夜天书是我照夜族世代守护的宝物,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守护照夜族的神灵写下了这份天书,里面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们世代守护着天书,可从来没人认识其中的符文,自然也就不知道这天书里面藏的是什么秘密了。至于那神灵,因为这个秘密是口口相传,到了我这一代,连那个神灵是谁都不知道了。”

    宁涛好奇地道“这天书既然是你们世代守护的宝物,那为什么还要拿去进贡给唐皇?”

    照夜白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啊,我们照夜族只是西北边陲黑潭沙漠的一个小族。那黑潭就在我们的领地之中,是方圆几百里最好的水源。同在那片沙漠之中的黄沙族人一直觊觎我们的领地,想要将我们赶走。我们两族人打了上百年,到我这一代族力虚弱,人丁不济,我们就连生我们养我们的领地都保护不了了,我们还要这宝物作甚?

    所以我和族里的长老们商量了一下,带着这天书来觐见唐皇,如果我们能讨得唐皇的欢心,他随随便便下一道圣旨就能保我们照夜族人平安,却不料我们爬山涉水来到长安,唐皇没见着,还遇上了奸人陈康……后面的事你都知道的,如果不是贤婿你出手相救,我们恐怕会死在长安,我们死倒没什么,可族里的族人恐怕都会遭到黄沙族的迫害,那才是万劫不复啊。”

    这就是这群照夜族人千里跋涉来到长安的原因,多么的心酸,多么的无奈啊。别说的一千多年的世界,就是到了一千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那也是一个森林法则的世界,某些强大的国家还不是想打谁就打谁,想制裁谁就制裁谁?每一天都有人在战争之中失去亲人和家园,可他们除了哭泣与忍耐,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宁涛说道“岳父,这事不用去求唐皇,那唐皇还没有你女婿好用。我娶了你的女儿,我也就等于是照夜族人,照夜族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什么黄沙族,我把他们打成一沙灰,跪在地上叫你爷爷!”

    “哈哈

    哈!”照夜白乐的哈哈大笑“好贤婿,你一定是那位守护照夜族的神灵派来帮我们的天兵天将!”

    昆仑玉说了一句“爹,我夫君说他去了照夜族不走了,要在那里安家和我白头偕老。”

    说话的时候她把宁涛瞅了又瞅,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是情意和喜欢。

    也倒是的,这样的夫君都不值得爱的话,那这世间的男子还有谁值得她去爱?

    照夜白闻言忽然将照夜天书塞到了宁涛的手中“贤婿,这天书就交给你保管了。”

    宁涛连忙推却“岳父大人这使不得,这万万使不得,这是你们的圣物,我怎么能保管?”

    照夜白说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娶了玉儿,你也就是我们照夜族的人。照夜族里数你最强,这天书不由你保管,那谁有资格保管?”

    他这么一说,宁涛推不动了。

    这还怎么推?

    再推却的话,那就等于是不承认是照夜族的人了。

    其实,照夜白的心思不难猜到。这个大侠女婿已经是照夜族唯一的希望了,把女儿嫁给他还不能让老头子安心,还要把圣物放在这个女婿的身上,老头子才安心。

    “夫君,你就收着吧。”昆仑玉也来劝说。

    宁涛只得收下了照夜天书。

    照夜白用粗糙的大手拍了拍宁涛的肩膀,笑着说道“这不就对了嘛,我的好贤婿,哈哈!”

    宁涛说道“我只是暂时保管,将来我再拿出来,由族里的德高望重的人保管。”

    照夜白笑道“那个人一定是你和玉儿的孩儿。”

    “爹!”昆仑玉羞恼,跺脚。

    “哎哟!”黑玉冲跟着又痛呼了一声,无比幽怨的看着他的亲生姐姐,“姐,爹说你,你踩我干什么?”

    昆仑玉没好气地道“我不踩你,难道我还能去踩爹吗?”

    一群照夜族人都哈哈笑了。

    “对了贤婿,你还没说这天书里的符文究竟是什么,你快说说。”照夜白有种迫不及待的冲动。

    宁涛想了一下才说道“天家的符文我说了你们也不懂,当年恩师传授我天家符文的时候也曾告诫我不要随意泄露天机。我倒是不怕什么报应,但就怕报应到孩儿的身上,那个时候就悔之晚矣了。”

    “哎哟,这么严重啊?”照夜白的神色顿时凝重了。

    昆仑玉别紧张了“夫君,那就不要解读天书了。”

    宁涛的孩儿,那不就是她的孩儿吗?虽然现在还没有生,可终究是要生的,她可不想有什么报应落到自己的孩儿的身上。

    宁涛说道“不过,我依稀记得天家符文的念诵方式,我或许能使用天书所记载的法术。”

    黑玉冲着急地道“姐夫,那你快施展一下这天书里面的法术给我们瞧瞧,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宁涛说道“天家的法术威力很大,我担心会伤到你了。这样吧,我先去别的地方试一试,如果没什么危险,我

    就施展给你们看。如果我不能施展里面的法术,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夫君,我看还是不要了吧。”昆仑玉很担忧。

    宁涛笑着说道“娘子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担心误伤你们。”

    “可是……”昆仑玉欲言又止。

    宁涛来到了昆仑玉的身边,面带笑容“娘子不用担心,为夫既然敢尝试,那自然就有信心,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去去就回。”

    “你小心一点。”昆仑玉还是叮嘱了一句。

    宁涛点了一下头,迈步向刚才与昆仑玉待过的林子走去。

    昆仑玉眼巴巴地看着宁涛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眼眸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黑玉冲笑着说道“姐,姐夫那么厉害的大侠,不会有事的,你瞎担心什么?”

    昆仑玉瞪了黑玉冲一眼“要是你姐夫受了伤,我踩断你的脚!”

    黑玉冲望着照夜白“爹,你看,你猜把她嫁出去,她的胳膊就往外拐,连你儿子都不认了。”

    照夜白却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那天书困扰了我们这许久,我也不想贤婿去冒险啊。”

    黑玉冲“爹,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

    “闭嘴。”照夜白说。

    黑玉冲“……”

    森林里静悄悄的。

    宁涛走过了他与昆仑玉待过的地方,脚下有梯,几个起落便到了百米之外的一片密林之中。

    这个地方应该够安全了。

    他将照夜天书拿了出来,又将玉中的符文默默地看了一遍,揣摩天书所记载的法术。

    如果将账本竹简放出来,请出虫二辨认一下,这照夜天书的秘密,还有这法术是什么法术的问题大概就迎刃而解了。可是,自从察觉到善恶鼎的器灵不对劲之后,他就没再请过虫二出来了。毕竟,虫二视善恶鼎的器灵为君王,如果善恶鼎对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的话,他这边请虫二干了什么,虫二肯定会去告诉善恶鼎的器灵,那就不美妙了。

    早晚都要摆脱天家采补院,也是时候独自面对一些问题了。

    所有的符文都墨记于胸,倒背如流,宁涛将照夜天书收了起来,然后开始灵力念诵“日罗呀罗,卡么金……”

    随着灵力的念诵,一个奇诡的能量场顿时在这片密林之中诞生了,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最后一个符文脱口而出。

    黑暗的虚空之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庞大的影像。

    一个又一个的星球,一团又一团的星云呈现在宁涛的面前。“这……”宁涛顿时目瞪口呆。

    他猜到的是一个法术,就他所接触过的那些法术,要么是攻击的,要么是防御的,还有赋予施法者特殊能力的,不外这三种大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将这天家法术施展出来,竟然打开了一副星图!

    短暂的惊愕之后,宁涛清除心中的杂念,开始观察这奇诡神秘的星图。也就是这一观察,他又发现了不可思议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