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44章 宁郎吃药

0944章 宁郎吃药

 热门推荐:
    宁郎,你快把药吃了吧。

    这话让宁涛想到了一个古代的悲剧人物,他的兄弟叫武松,他的媳妇叫潘金莲。

    却不等他从这种奇怪的感觉之中走出来,南门寻仙已经迫不及待的在他的身上寻找东西。此刻的她不是南门寻仙,她是南门寻药和南门寻枪。

    她很着急,药没有寻到却差点把枪拔出来。

    最终还是宁涛把那只装着寻祖丹的小瓷瓶拿了出来,拔掉瓶塞,将那颗七品仙丹倒在了南门寻仙的手中。

    用药换走了枪。

    同时他屏住了呼吸,不敢闻丹香。他可不想在这如此重要的时刻,正事还没有办就先过敏了。她固然有解决过敏问题的办法,可是他错过那个过程。

    有些事情的价值不在轰轰烈烈,灿烂如烟花,可烟花易冷。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摆放炮竹,擦火柴,点引线这个系列的过程,不然又何必放鞭炮?

    现在,有枪有火药,共举大事,只欠东风。

    “宁郎,张嘴,妾身喂你吃药。”南门寻仙的声音带着颤音,她已经掩饰不了她的激动了。

    宁涛也很紧张:“寻仙,这药我肯定是要吃的,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会怎么帮我消除寻祖丹的丹药过敏反应?”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磨磨唧唧啊,妾身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那个大造化了。”仙女真的很急,音落伸手。

    药在手,枪跟我走。

    宁涛捉住了她的手,一本正经的样子:“娘子,这事对我很重要,你不要着急嘛,早一点晚一点区别不大。”

    “门里说。”

    宁涛:“……”

    他真的想问她……

    媳妇儿,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仙女啊?

    人间的天上,还是天上的人间?

    纯友谊的小船所翻就翻,画风也说乱就乱。

    进门就进门。

    门里,宁涛克服了种种困难,颤颤地道:“那个……娘子你现在总阔以告诉为夫了吧?”

    南门寻仙的声音也有点颤:“宁郎,毒药、药中了毒药需要什么?”

    宁涛顺口说道:“当然是解药,这还用说吗?”

    南门寻仙眼汪汪地道:“我的郎啊,我不就是你的解药吗?”

    宁涛的双眼顿时一亮,这是醍醐灌顶啊!

    他是她等了千百世的毒药,而她不就是他的解药吗?自古茶杯配茶壶,有了茶壶泡药酒,有了茶杯喝药酒,天命使然,天理昭昭,天网恢恢鸟难飞,天道酬勤人命关天天鸟归林……

    “宁郎,该吃药了,张嘴。”南门寻仙说,她的脸蛋就像是不会喝酒的女人喝了一杯白酒,满脸的酡红。

    “呃……唔。”宁涛刚刚张嘴,那颗七品寻祖丹就被南门寻仙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还有一道菜。

    凉拌丁香。

    这样的吃药方式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果这是吃药的标准模式,恐怕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想一病不起,甚至病入膏肓吧?

    轰!

    丹药过敏反应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宁涛的身子瞬间僵硬,那感觉就像是中了末日电影里面的僵尸毒一样,他被仙女咬了一口,然后就被传染了,变成了僵尸。

    几秒钟的僵直以后,宁涛的身体又触电似的抖动了起来。

    哆哆哆!

    哆哆哆哆哆哆哆……

    抖动的频率完全能媲美建筑工地上打混泥土的那种工具,甚至有过往而无不及。

    可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十几分钟触电反应之后,宁涛的身体总算是稳定了下来,可随之而来的又是幻觉,无比神奇的幻觉。

    宁涛的双眼先是模糊,然后灿烂的金光从头顶上照落下来。它是一条长条形的鱼,这金光当头洒落下来,他突然开始变长变大,背上还生出了翅膀……

    哗啦!

    他腾空而起,振翅而飞,扶摇直上九万里!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而且还是长翅膀的飞龙!

    难道这就是那个大造化吗?

    简直是打开了神的世界的大门啊,成神了啊!

    可是,正当他兴奋激动的时候,一个怪兽当头扑下来,张嘴就把神龙给吞了。

    好厉害!

    难道是传说中的鲲?

    鲲之大,吃你一条龙算什么?连根吞了,龙尾巴都不会给你剩下!

    可是神龙岂是你想吞就能吞的?

    宁涛心中怒气冲天,张嘴一团龙息喷出,龙尾一摆,抽身而出。

    鲲岂肯罢休,猛追上来,张口就吞,十分凶恶。

    这一番恶战杀的天昏地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平息下来。

    龙死了,四爪金龙死而不僵。

    鲲死了,凶恶之物死而不化。

    黑暗袭来,宁涛什么也看不见,包括他的身体,他感觉他没有身体,只剩下了灵魂,而即便是他的灵魂也正在飘飘之上,飘啊飘,飞呀飞。

    这是要飞去天堂还是姥姥的故乡?

    没过多久,又有七彩霞光当头洒落下来,宁涛忽然发现他又回来了。他不是龙,他是男人,他正站在一个五颜六色的池子边,那池子里流动的好像是霞汤,又好像是一团又一团柔软的彩云。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池子里面有他想要得到的仙女。

    “宁郎,快来呀。”仙女冲他挥手。

    宁涛激动地道:“娘子,你是仙子吗?”

    南门寻仙笑着说道:“是呀,是呀。”

    宁涛又问:“这里是瑶池吗?”

    南门寻仙又笑着说道:“你说事,哪就是啦。”

    “哈哈!”宁涛感觉好幸福,迫不及待的跳进了瑶池之中。

    他忘了,他一遇风云就会化龙,更何况是彩云。

    噗嗤……

    这一个跳水的声音有点正常,可那毕竟是霞光闪耀的瑶池啊,不是普通的池塘,跳水的声音不一样也是正常的情况。

    不过这个声音之后就不正常了。

    神龙摆尾,飞龙在天,亢龙有悔。

    鲲鹏展翅,吞日吞月,银河涛涛。

    这是什么幻境啊,一言不合又是一场恶斗……

    许久的许久之后,寻祖丹的“药效”终于减缓了一点,宁涛的感觉真实了一点,可是眼前还是一片模糊,看什么东西都两三个,且还恍恍惚惚动呀动的。

    “娘子,是你吗?”宁涛觉得自己跟青光眼白内障什么的病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宁郎,你感觉好些了吗?”南门寻仙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是从瑶池的底部传来,每一个声音都湿漉漉的,带着热带雨林的气息。

    “我……”宁涛神思恍惚,可他还是根据自己的情况给出的一个他自己觉得贴近真实的回答,“我感觉好些了,就是眼睛有点花,头有点晕,腰有点酸……这结束了吗,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大造化啊。”

    南门寻仙声音朦朦胧胧,还有点热带湿润的感觉:“这才是哪跟哪啊,我们才刚刚开启丹药的药力,换句话说我们才刚刚到那个大造化的门前,我们还得开门,然后才会得到那个造化。”

    宁涛的脑袋瓜子嗡嗡直响。

    还要开门……

    这特么的究竟有多少门啊!

    你是迷宫吗?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她的声音。

    宁涛一脑袋的迷糊:“我想我应该……”

    没等他把这句话说完,诡异的能量潮水一般席卷而来,他的脑袋受到剧烈冲击,除了一丝意识意外便全是空白,不能想象,不能思考。

    终于,这种诡异的情况和感觉攀升到某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他的大脑和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然后感觉他整个人就像是第一次火箭冲天而起,飞出大气层,飞出太阳系,飞出银河系,飞向更广袤的大宇宙空间。

    真的是火箭。

    他飞得越高就越漂浮,飞得越快就越热,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燃烧,皮肤烧没有了,毛发烧没了,血肉烧没了,最后连骨头都被烧成了灰。

    “我这是要死了吗?我什么都感觉不了,我什么都没有……”宁涛仅剩下这一丝灵智,很勉强能维系一丁点自我的意识。

    这就是开启造化之门的反应吗?

    如果是,那真的很诡异很凶险啊!

    开门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开门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时间?

    不存在的。

    空间?

    也是不存在的。

    仙女?

    他连自己都看不见了,还有个屁的仙女。

    大造化?

    如果什么都没有也算是造化的话,打他到是得到了。

    等等……

    什么都没有,那不就是无吗?

    宁涛的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正版不日星君告诉他的一个秘密,那就是那就是那个关于无的秘密。

    无,不就是什么都没有吗?

    想到了那个一脚踏碎了月神殿的不日星君,宁涛的那一丝意识莫名其妙的冷笑了起来:“前辈,你说你只是动了一个要杀无的念头,然后你就被杀死了,我现在大概就再无的身体之中吧,可是我算是一个小细胞,还是一只跳蚤?我没事啊,我没事!”

    忽然,虚空压缩,什么都没有的黑暗深处好像出现了一个漩涡,吸扯着他,拽着他往漩涡深处飞去。

    这是宇宙坍塌的重演吗?

    那个看不见人的漩涡背后就是宇宙的奇点?

    “不……我不要去……我不要那什么造化了!放我回去!”宁涛害怕了,拼命的叫喊着,可是他的声音,可是他的声音连一毫米都传递不出去。

    不管他怎么挣扎怒吼,这个虚无的空间里没有哪怕一丝回应他的声音。

    他掉进了就连天眼都看不见的漩涡之中,漩涡旋转,所有的一切都被扭曲了,包括他自己……

    ps:各位老板,抱歉这几天更新的量上不去,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孩子读书很辛苦,好不容易熬到寒假,想出来玩一玩,这个愿望我一定得帮孩子实现。我出门在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操心,还要码字更新,所以就没有时间写公众号,今天我准备熬夜写一张,但肯定没有时间回复,还请见谅。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