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74章 刻在麻将上的脸

0974章 刻在麻将上的脸

 热门推荐:
    永远不要和强盗讲道理,因为在强盗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宁涛不是强盗,可一旦他要做强盗,就连强盗都想讲道理。

    “威胁我?我这个人从不接受任何威胁。”宁涛的语气平平淡淡,“查理斯,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比林清华差远了,根本就没有资格跟我玩这样的局。你以为你绑架了我的转世的父亲,你就可以凌驾到我的头上,逼我就范吗?”

    “啊!”查理斯一声怒吼,挥刀向夏成功的脖子砍去。

    宁涛的右手又往前送了一点。

    “嗯……”左蓓拉顿时闷哼了一声,胸口鲜血狂涌,双膝一双跪倒在了地上。

    查理斯的大刀又僵在了空中。

    马克公爵的死并没有给他带去多大的痛苦,他的内心之中甚至有一个潜意识,那就是老不死的终于死了,他终于可以上位了!可是左蓓拉不同,左蓓拉不仅是他的妹妹,更是他的妻子。维特尔家族的家承认还得他和她放炮造出来,他和左蓓拉的感情岂是大雕马克公爵所能比拟的?

    宁涛说道:“现在,给我跪下。”

    查理斯愤怒地道:“我手里有两个人质,你竟然敢叫我给你跪下?你疯了吗!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挑衅我,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你的父亲!”

    宁涛的嘴角却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查理斯,你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吗?就连林清华不过也只是一个傀儡,更何况你只是林清华身边的一个跑腿的狗腿子。”

    “你给我闭嘴!”

    宁涛接着说了下去:“你手里的确有两个人质,我也的确在乎他们的死活。可能跟我谈判的人不是你,是镇神碑,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谈。你的主子没有发话,你敢杀人质?要不我们赌一赌,我现在就杀了你的妹妹,而你根本就杀不了你手里的两个人质。”

    查理斯猛地又将大刀举了起来,砍下去,可是又僵停了下来。

    宁涛说得没错,他根本就不了主。砍夏成功的头容易,可是砍了之后他的脑袋或许也会掉下来。

    而对于宁涛来说,如果他不是吃准了这一点,他怎么可能单枪匹马杀到巴黎来?

    不过,虽然有这样的判断和魄力,可他还是留了一手,那就是左蓓拉。他只是折磨她,并没有杀她,防的就是查理斯发疯伤害他那转世的父亲。

    可是,查理斯哪里跟他赌?

    “你这个疯子!你连老人和女人都不放过,你是个无耻之徒!”查理斯只能骂宁涛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泼妇骂街而已。

    宁涛收回肉中枪,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通讯器,淡然说道:“镇神碑,我知道你在看着,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丹灵就在我的手上,你不出声,我怎么知道你想要?”

    全息投影忽然颤了一下。

    查理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一眼。

    全息投影出现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通体漆黑,蓝色的能量在石头之中犹如水波一般流动,没有规律,却有着梦幻一般的色泽。

    一转眼,蓝色的能量光凝聚出了一张面孔,长方形的面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麻将的白板上画了一双眼睛,一只鼻子和一张嘴,就连耳朵都没有。那块石头悬浮在大脑的位置,似乎也的确发挥着一个大脑的作用。

    镇神碑现身了。

    “把丹灵给我,我就放过你,我甚至可以帮你渡过天劫。至于这两个卑微的虫子,我也还给你。这是我的唯一的条件,不容谈判。”镇神碑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来,与善恶鼎的声音有些相似,也是那种古老得生锈的腔调。

    宁涛说道:“你定个时间和地点,我带丹灵来跟你交换,不过你得给我准备一份保证契约,保证你不杀我和我转世的父亲。”

    “放肆!”镇神碑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和强烈的震慑的意味,“你一个卑微的人类竟然也敢向说索要保证契约?我有更直接的方式得到丹灵,那就是杀了你!”

    宁涛耸了一下肩:“好吧,你是大神,我相信你是讲信誉的,保证契约什么的就当我没说过吧,告诉我时间和地点。”

    全息投影中的麻将脸直盯盯的看着宁涛,没有言语。

    宁涛说道:“如果你没有合适的地点,那就由我来定吧。华国是我的故乡,那里我熟,不如就定在……”

    “神墟。”全息投影中的麻将脸打断了宁涛的话。

    “神墟?我不熟啊。”宁涛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如果你不喜欢在华国交易,那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巴黎、纽约、伦敦、柏林,你想在那里交易都可以。”

    “神墟。”

    宁涛:“……”

    麻将脸的锈蚀音:“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没用的,它也帮不了你。”

    你特么的是功德碑啊!

    这么会做交易!

    宁涛的心里暗骂了一句,面上不动声色地道:“可是我来不神墟。”

    “你能去阴墟,你就能来神墟。左蓓拉会带你过来,你只要带着丹灵来就可以了。”麻将脸说。

    宁涛说道:“好,神墟就神墟,地点你定,时间得由我来定,一个星期后。”

    “你最好别耍花样,否则死!”麻将脸再次震慑。

    宁涛摊了一下手:“在你的地盘,我怎么耍花样?你不是说只是一只卑微的虫子吗,你这样高高在上的大神还会忌惮我这样一支卑微的虫子吗?”

    全息投影消失了。

    展厅里静了下来,血腥味在空气中流淌,已经到了熏人的程度。

    宁涛将那只通讯器递向了左蓓拉,淡淡地道:“这个还给你,你会用上它。”

    此刻的左蓓拉哪里还敢有半点违逆的心思,忍着痛,手颤颤的接过了那只通讯器。

    宁涛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将所有的尸体都扔进了方便之门中。

    善恶鼎从来不排斥他往天家采补院里扔尸体,一次都没有。

    宁涛虽然没有问过为什么,但却能猜到,善恶鼎的器灵也需要血肉,尤其是高级的尸体,它总是迫不及待的处理掉。不然,它那样的存在怎么可能允许他往里面扔尸体?

    所有的是尸体都扔进了方便之门中,地上的血迹宁涛却懒得去处理。

    杀人怎么了?

    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嗜血且贪婪的贵族,双手沾满血腥的贵族和枪手,都死不足惜。

    宁涛来到了左蓓拉的身前:“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你是我的人质,你最好老实一点,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怕是我让你吃屎,你也得立刻给我吃了,不然你会面临你绝对不想面对的惩罚,甚至死亡,你明白吗?”

    左蓓拉抬头看着宁涛,脸上没有表情,可眼神里却满是愤怒和仇恨。

    这个家伙居然让她吃屎!

    维特尔家族的公主,多么高贵,多么闪耀,即便是沦为俘虏那也是高贵的俘虏!

    宁涛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在了左蓓拉的脸蛋上。

    啪!

    一声脆响。

    公主的脸蛋上顿时多了一个巴掌印,娇嫩的脸蛋也快速冒起了一团。

    “你哑巴了还是聋了,没听见我问你话吗?”宁涛说。

    两颗眼泪顿时从左蓓拉的眼眶中滚落下来,她哪里还敢有半点迟疑,哽咽地道:“我……我明白了。”

    宁涛说道:“明白就好,现在带我去你家的老巢。”

    左蓓拉顿时紧张了起来:“你、你想要干什么?”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邪意的笑容:“干什么?杀你全家啊。”

    “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噗!”左蓓拉破口骂道,一激动,一使劲,嘴里顿时喷出一口血来。

    她这个样子真的好惨。

    可是宁涛的心里没有一丝同情,就是这个漂亮得像洋娃娃的女人策划绑架了夏成功和夏峰,还让她的手下杀了那个纺织厂的保安和库房保管。那些人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他们招谁惹谁了,他们不过是挣点辛苦钱养家糊口。他们都是一家的顶梁柱,他们死了,他们的家人有多痛苦,又有多绝望?谁去同情他们?

    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有善的一面,遇善则善,他也有恶的一面,遇恶则恶。

    恶人自有恶人磨。

    宁涛就是那个更恶的存在。

    “起来!”宁涛厉声呵斥道:“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从地上站起来,不然我杀了你!”

    左蓓拉哆嗦了一下,挣扎着爬起来,可刚刚站起来,双腿一软又倒了下去。

    宁涛可以扶住她,可他连手都没有伸一下。

    咚!

    左蓓拉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伤口里的血流得更快了。

    “就你这种渣渣也想跟我斗?”宁涛骂了一句,取出一张拔符顺手贴在了左蓓拉的伤口上。

    粗鲁。

    晃荡。

    左蓓拉闷哼了一声。

    宁涛往拔符这种注入了一丝灵力激活了拔符,然后补了一句:“这法符价值十亿欧,到你家的时候记得把治疗费结了。”

    左蓓拉:“……”

    她好像咬死这个魔鬼,可是这个年头冒出来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又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宁涛杀人的画面,她的菊花顿时为之一紧,咬人的念头怎么也找不着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