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420章 狗子的话费

0420章 狗子的话费

 热门推荐:
    侯美玲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与猜疑:“你是谁?”

    洪力的视线锁定了宁涛,那眼神刀子一般锋利。

    宁涛并没有理会她,迈步向那个女孩走去。

    和公子怒道:“妈的,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叠翠山庄了吗?你是谁?”

    宁涛的声音冰冷:“我是你的债主,不只是你,这个屋子之中的所有人都欠了我一屁股的债。今天晚上,该是你们还债的时候。”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和公子发疯似地吼道:“男的我不管你们怎么弄,这两个女的我要定了!”

    宁涛冷笑了一声,继续向那个女孩走去。

    候美玲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冲着洪力吼道:“杀了他!”

    洪力听不出“他”还是“她”,以为侯美玲是要他杀了他挟持的女孩,当即将手中的军刀向女孩的脖子割去。

    哗啦!

    窗户突然破裂,一道金黄色的身影突然从洪力身后的窗户外扑进来,一口咬在了他持刀的右臂上。

    咔嚓!

    哮天犬这一嘴咬得极狠,一嘴钛合金狗牙咬下去,竟然活生生的将洪力的右手齐腕咬断!

    这不是一条狗咬了人一口,简直就是一条鲨鱼咬了人一口!

    “啊!”洪力惨叫了一声,差点昏死过去,他下意识的用仅剩下的左手去拔腰后的手枪。

    哮天犬的脑袋一晃,一嘴钛合金狗牙的血盆大口又狠狠地咬在了洪力的左手胳膊之上,虽然没有咬断,可是却只剩下了一层皮连着,掉在肩膀上!

    洪力这一次没能挺过去,哀嚎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是你……”侯美玲大概已经猜到了宁涛是谁了。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是我,我来收债了。”

    “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恐地道:“阿伟他……”

    她对那个韩伟好像是动了真情。

    宁涛说道:“是他告诉我这个地方的。”

    “啊!”侯美玲尖叫了一声,突然拔腿向被哮天犬撞毁了的窗户跑去。

    “汪!”哮天犬嗖一下扑了上去,一口咬在了候美玲的左脚的脚踝上。

    一个类似快刀砍甘蔗的声音,候美玲的左脚脚掌连带半截脚踝顿时与她的身体分离,掉在了地上。

    候美玲发出了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声,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地上有洪力喷洒的鲜血,很滑,她的身体贴着光滑的瓷砖像一面墙滑过去,撞墙之后才停下来。却也是这一撞,脑袋也破了,血流满面。

    两个保镖哪里还敢待在这里,拔腿就向门口冲去。

    嚓!

    青追释放出了蛇爪,绿芒闪烁,妖气弥漫。

    江好抽出了缠在了腰间的海魂刀,寒芒一闪,她身前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条裂痕。房间里的空气也骤然下降了许多,墙角的一台饮水机上的装着大半桶水的水桶突然冰冻。

    在两个保镖的意识里那条狗无疑才是最恐怖的存在,而门口不过是两个女人,他们本能地向门口逃跑,却没有想到门口两个女人比那条狗更可怕!

    两个保镖一个急停,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宁涛连看都没有看那两个想逃跑的保镖一眼,他从吓傻了的和公子的身边走过,来到了那个女孩的身边,伸手将抓住了她的手腕。

    女孩哆嗦了一下,眼睛里满是紧张和恐惧,身体也本能地往挣了一下,结果牵动内脏的伤处,疼得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宁涛温声说道:“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来救你的。”说话的时候,他往女孩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帮助她稳住心脉,治疗伤处,减轻她的痛苦。

    女孩的状态顿时好转了一些,她试探地道:“你……你是警察吗?”

    宁涛笑了一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你等我一下,我处理一点事情再来给你治疗。”

    女孩点了点头,虽然还在流泪,可却不再是恐惧和痛苦的眼泪,而是激动的眼泪。

    宁涛松开了女孩的手,起身向和公子走去。

    和公子下意识地往后退,声音微微颤抖:“你、你想干什么?”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邪味十足的微笑:“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这笑容加深了和公子的恐惧,他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青追一抬腿,香足勾住房门,轻轻一拉将房门关上了。

    关门放狗。

    “吼呜!”哮天犬咧着嘴,冲和公子发出了低吼的声音。

    和公子双腿发软,嘴上却硬气地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

    “嘘!”宁涛在唇间竖起了一根手指,嘴角的邪味的微笑更明显了,“不要告诉我,因为不管你的父亲是谁,不管你多有钱,拥有什么权利,我都不在乎。”

    “你、你敢!”和公子叫嚣地道:“你敢动我试试,我一个电话……”

    不等他把威胁宁涛的话说完,哮天犬突然扑上来,一口咬在了和公子的大腿上。

    和公子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哮天犬却没有停止的意思,逮着他一顿狂咬。转眼间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血流不止。

    宁涛说道:“行了哮天,别把他弄死了。”

    哮天犬这才停止撕咬和公子,不过下一秒钟,宁涛的眼神只是斜向了那两个保镖一下,它便扑了上去……

    一般的狗都能揣摩到主人的心思,更何况是它这样的修真狗。

    有哮天犬充当诊所清道夫的角色,青追和江好还真是不用再干这种脏活。不过她们也乐得哮天犬分担她们的工作,这样一来她们再和宁涛一起进出天外诊所的方便之门的时候就不用担心受到诊所的镇压了。

    宁涛拿着账本竹简来到了侯美玲的身边,将账本竹简放在了侯美玲的头上,几秒钟之后拿起来打开看上面的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侯美玲,乙卯年七月初七生人(1975年),蛇蝎毒恶之人,首恶不孝敬父母计十点恶念罪孽,次恶毒抛夫弃子一起计七点恶念罪孽,善恶谋财害命三起计二十一点恶念罪孽,四恶逼良为娼三百二十一起……身有恶念罪孽一千零一点,十恶不赦之人,可开恶念罪孽处方契约,以死赎罪。

    这个结果让宁涛有些失望,他费尽心思才抓到这个女人,在他的潜意识里侯美玲很有可能就是北都的恶魁,抓到侯美玲就等于是完成了天外诊所搬迁至北都的任务,而诊所也会免除他的一个月的租金,却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是。

    不过这个结果倒也合情合理,被哮天犬一口就撂倒在地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是北都的恶魁?

    “不、不要杀我……我给你钱,我的房间里有一行李箱的现金,我都给你,求求你不要杀我。”侯美玲哀求道。

    宁涛收起了思绪:“我不但可以不杀你,我还可以治疗你,不然你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

    “你……还会治疗我?”侯美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与猜疑,她显然不相信宁涛还会治疗她。

    宁涛说道:“我会给你开一个处方,你只需要在处方上签字就能获得我的治疗。”

    “我……救救我……我错了……”和公子哀求道,他很清楚他的情况,身上那么多伤口,再不治疗的话就得死了。

    宁涛拿起账本竹简来到了和公子的身边,将账本自己放在了和公子的头上,几秒钟之中拿下来打开看什么的诊断。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新的内容:和平,乙亥年八月十五生人(1995年),骄横跋扈之恶人,首恶枪坚未成年少女十一起计五十五点恶念罪孽,次恶意图杀人三起计十五点恶念罪孽,三恶依仗权势欺压普通百姓计五十起计一百五十恶念罪孽,四恶淫.人妻女计二十起计六十点恶念罪孽,……一身恶念罪孽三百零七点恶念罪孽,可开恶念罪孽处方契约,切杆弱智以赎罪。

    切杆,就是宫刑。

    宁涛越来越觉得账本竹简真有点“修真ai”的感觉,有时候会来一点幽默的内容。这种感觉让他的心里冒出了一个奇异的猜想,难道仙界或者什么比这个世界更高级的地方,有一个仙界大佬或者什么神通过账本竹简跟他互动,偶尔还开个玩笑?

    这个念头在宁涛的心里一闪而过,他收起了账本竹简:“我会给你一个处方,你愿意签字让我治疗吗?”

    “我愿意,快、快开啊,我签字。”和平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宁涛移目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洪力:“你愿意签字接受治疗吗?”

    洪力点了一下头,声音沙哑:“愿意……”

    那两个被哮天犬咬得半死的保镖也抢着点了一下头。

    宁涛对江好说道:“好好,你们先把这个女孩带到别的房间去,我先治疗这些伤势更重的病人。”

    江好心领神会,过来抱起那个女孩离开了房间。

    开处方,签字,给精品初级处方丹,然后开方便之门带人进天外诊所,这一系列操作有条不紊。

    不出宁涛的预料,那个洪力也是以死赎罪。

    善恶鼎治疗之后,宁涛给了侯美玲和洪力一致命天针恶疾,然后就留在了诊所之中。另外两个保镖不是以死赎罪,一个瞎双目割双耳,一个断双足瞎双目,善恶鼎治疗之后,宁涛将他们和和平一起转送到了位于神农架之中的“天然氧吧病房”之中,扔下之后一走了之。

    账本竹简给出的诊断虽然不是以死赎罪,可这样的恶人根本就不配活着,扔在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自生自灭,这也算是给那些被他们迫害过的人一个公道了。

    半个小时后,青追抱着接受了治疗的女孩离开了那幢别墅,宁涛和江好紧随其后。

    江好忽然说道:“哮天犬呢?”

    宁涛这才发现哮天犬不见了,却不等他唤一声,哮天犬就从另一幢别墅里跑了出来。

    它居然拖着一只行李箱。

    宁涛无语地道:“你干什么啊?”

    哮天犬用的嘴里拖着拉杆,声音含混地道:“老爹,这是我的话费。”

    宁涛:“……”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