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28章 林中子

0828章 林中子

 热门推荐:
    这声音低沉,还有着一点奇特的磁性,给人一种略带点神秘感的感觉,就像是单机游戏里面的那些古老的神灵的声音。

    宁涛忽然转身,竹篱笆围出来的院子里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穿着彝族服饰,黑色窄袖且镶有花边的右开襟上衣,下着多褶宽脚长裤。头顶留有约三寸长的头发一绺,那是“天菩萨”,是显示神灵的地方,不能触碰。那绺头发外面裹一条青色的缠头巾,耳朵上戴有缀红丝线串起的红色耳珠,面白无须,长得还算养眼,就是额头上有一道刀疤有点煞风景。

    宁涛也感到有些意外,听声音彝族男子应该是个老人,至少六七十岁的那种,可是看见他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如此年轻。不过,这人能炼丹,那就是一个修真者,正常人的年龄观用在修真者的身上是不合适的。比如青追,三百多岁了都才是一个少女,还管他叫宁哥哥,眼前这人有个几百岁也不足为奇。

    彝族男子直盯盯地看着宁涛,几秒钟的对视之后又说了一句话“这位道友,你借鸟身来姜某住处是为何?你还啄烂我的窗纸,你可知这窗纸是我用古法造纸术,选用上等金竹制成的油纸?”

    “你是谁?”宁涛本能地问了一句,可话一出口去成了,“叽叽叽?”

    “原来是只夜莺,难道是我看错啦?”彝族男子自言自语,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光。

    宁涛乘机振翅飞起,迈过房顶,栖落在了一棵竹子上,然后扯开喉咙叫道“青追、阿婧你们快过来,有情况!”

    这当然又是一串鸟语,也不知道青追和白婧能不能听见。

    宁涛想过立刻回到身体之中,可是只要他的元婴一离开夜莺的身体那就必然会被这个彝族男子识破,而现在看上去这个彝族男子似乎也不确定这只夜莺有元婴上身。所以,把青追和白婧叫来,一来可以搭把戏,再就是也多个照应。

    彝族男子看着宁涛,观察了半响又说了一句话“你是真鸟还是人鸟?”

    这一句话差点宁涛从竹枝上栽下来。

    人鸟?

    这是骂人的话还是试探的意思?

    彝族男子探手一招,一粒石子顿时飞到了他的手中。

    宁涛骤然紧张了起来,他看不见这个可以将一身的灵力修为和气机隐藏起来,滴水不漏,实力至少是与武玥相当。而他现在是一只鸟,如果这个彝族男子用手中的石子杀他的话,那他躲不过,只有离开夜莺的身体,不然就要遭受一次死亡的经历,会伤元气。

    彝族男子却没有立刻甩出石子击杀竹枝上的宁涛,他又说了一句话“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出来,不然杀了你!”

    却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只夜莺飞了过来,栖落在了同一根竹枝上。

    白婧和青追听到宁涛的呼唤,赶过来了。

    彝族男子冷笑了一声“昨天走一个,今天又来三个,你们真当这里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还是欺负此间无人能挡你们?”

    刚才只是试探,青追和白婧一来,他似乎已经确定了这三只夜莺不是真鸟,是人鸟了。

    这也是宁涛犯的一个低级错误,白婧和青追这次出关才能元婴出窍,鬼上身的经验完全就是一个初学者,哪里比得上他这只老鸟,所以她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弥散出了妖气,以至于对方轻易就看出了破绽。

    宁涛说道“这人很厉害,我们被发现了。”

    白婧说道“那还不简单,杀他灭口。”

    青追说道“我先回去,然后过来灭了这个家伙的口。”

    宁涛慌忙叫住了她“先别着急动手,他刚才说昨天才走了一个,有可能是武玥,听他口气,他好像将武玥当成是一路的了,在就说明这个人跟武玥不是一伙的,不是敌人。”

    “他手里拿着石子要打我们啊,还不是敌人?”白婧明显想杀人灭口。

    她和青追终究是妖,即便是蛇化成龙,那也是妖龙,是妖,害人就是天命。

    宁涛说道“你们先回去,我留在这里看着他,你们把我带过来就行了。”

    “好!”白婧和青追同时应了一声。

    栖落在竹枝上的两只雌鸟忽然晃了晃,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刹那间,竹林林妖风大作。洒落在竹林的枯叶和笋壳被风卷起来,虚空盘旋,竟成了龙形!

    那彝族男子的脸色瞬间变了,面色苍白,刚才的镇定和自信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紧张和畏惧。

    龙,那可是神兽啊!

    更何况,一次出现两条龙!

    宁涛嚷道“你们两个走就走啦,吓唬人家干什么?再胡闹,回去一人打五百下屁股!”

    两条龙形妖风瞬间消散,一片片竹叶和笋壳洒落下来,在院子里铺了厚厚一层。

    彝族男子木雕一般站在院子里,头发上、身上粘了不少竹叶,他的眼睛望着宁涛,眼神之中充满了警惕与紧张,如临大敌。他显然知道那两条龙元婴回归了,而这个鸟人却留在这里监视他。

    “这位道友,我们素不相识,何必步步紧逼?”彝族男子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那两只栽倒下去的夜莺都苏醒了过来,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其中一只冲宁涛叫了几声,宁涛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句清脆的鸟语“嘿!傻鸟,走啦,这家伙想打你,你站在那里等拍照啊?”

    宁涛“……”

    “别理它,我们去抓虫子,我知道一个地方的虫子又肥又大。”另一只鸟说。

    宁涛“……”

    兽有兽语,鸟有鸟语,这话诚不欺人。

    可如果他不是鬼上身了这只夜莺,他又怎么听得懂如此拟人化的鸟语?

    还有,改革开放几十年,鸟都跟上时代的节奏了,居然还知道拍照!

    “道友,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彝族男子又说了一句话。

    宁涛说道“我这会说了你也听不懂。”

    哪知道他这句话一出口,那个彝族男子便说道

    “我当然能听懂。”

    “吓?”宁涛的鸟嘴合不拢了。

    彝族男子说道“区区姜晓东,道号林中子,自幼便懂鸟语兽语,也学了些炼丹之术,一直在这深山老林里避世俢练,从不与人结仇,你和你的两个同伴来这里找我作甚?”

    宁涛忽然莫名尴尬,因为他刚想起当着这个林中子姜晓东的面说要打青追和白婧的屁股,他自以为姜晓东听不懂,却不料人家能听懂……

    “如果姜某做错了什么,有什么冲着姜某来就是了,可如果想仗势欺人,姜某也不是怕事之人。”姜晓东说道。

    宁涛从竹枝上飞到了草庐屋顶上,距离姜晓东近了一些,这才开鸟嘴说道“姜道友你别误会,我们只是追寻一个女道友来到了这里,元婴上鸟的人只是不想打草惊蛇。我找到这里,闻到了丹气,却不见屋里有人,所以想进去看看,没想到你就回来了。我们来得突然,打扰姜道友修行,还请见谅。”

    “你们是来找那个女人的?”姜晓东试探地道。

    宁涛说道“是的,姜道友要是知道的话,还请告知。”

    姜晓东说道“我不知道,她来了又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走吧。”

    这显然不是真话。

    武玥不会无缘无故找到这里来,就算只是问个路,那他也应该知道武玥去了什么方向,而不可能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不说,这就有点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三道身影踏竹而来,青追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三个女人在竹梢上纵跳飞跃的画面,满满都是《卧虎藏龙》的既视感。尤其是青追,她背着她的男人,可两个人的身体就像是没有重量似的,轻灵不输白婧好江好。而江好踩踏过的竹子,没有一根例外,全都冰冻,也不知道需要过多久才能化去。

    草庐屋顶上,夜莺闭上了眼睛。

    青追背上,宁涛睁开了眼睛。

    三个女人落身庭院里,呈三角形将姜晓东包围在了中间。

    江好的身上笼罩着一团寒气,地面的冰层快速蔓延。

    白婧和青追的变化大致一样,双眼金化,皮肤上浮现出了龙鳞。

    三个女人一来就是战斗状态,这片竹林林顿时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这个时候无论是谁拨弄两下琴弦,恐怕都会有十面埋伏的意蕴。

    姜晓东顿时紧张了起来“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宁涛从青追的背上下来,说道“你们都收了,哪有那么这样打听事的?”

    三个女人这才撤了战斗姿态,但三角形的包围圈并没有撤。

    宁涛向姜晓东走去“姜道友,实在抱歉了,来得唐突。她们三位都是我的妻子,青追、白婧和江好,我叫宁涛,道号不日星君,我们不是坏人。”

    姜晓东盯着宁涛,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你……就是宁涛?”

    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正是在下,不知姜道友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我?”

    。